笔趣岛 > 吞天龙王 > 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 陈长老

                          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 陈长老

                            执事的话,让在场之人,一个个震惊无比。

                            为了一个默默无闻之人,竟然直接将罗管事驱逐?

                            罗管事更是如遭雷击一般,身躯都剧烈一颤。

                            他眼中布满了惊讶、困惑之色,怎么会如此?

                            身为管事,虽然职位不算高,但毕竟背靠圣丹阁,手中权力,可一点也不小。

                            一旦被驱逐出去,他还算什么?

                            在这圣城之中,怕是都很难立足!

                            齐浩元目光阴冷,如今闹到了这地步,连他,都感?#25509;?#20123;难堪。

                            罗管事被?#22836;#?#37027;感觉,仿佛是在打他的?#22330;?br/>
                            他身为天龙宗的天骄,年少出名,将脸面看得极重!

                            若不是因为圣丹阁,换在其他的地方,只怕,他都忍不住要出手了。

                            “执事大人,你这是要驱逐我?我不服!”

                            罗管事满脸的不甘之色。

                            他进入圣丹阁多年,摸打滚爬,好不容易,才爬上这个位置,就这么被驱逐,他自然不甘!

                            “不服也没用,滚吧!”

                            老阁主神色?#20384;鰨?#20182;盯着那护卫统领,冷喝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

                            那几个护卫,终于反应过来,毕竟执事大人的命令,他们不能不听,只能走上前去,欲要将罗管事驱逐。

                            “不,你们谁敢碰我?”

                            罗管事怒吼起来:“我要见陈长老!”

                            陈长老,是他的靠山,要知道,陈长老可是一位七级圣师,在圣丹阁中,地位很高,至少,比这执事更高!

                            那一个个护卫,听到陈长老的名字,顿时僵住了,再也不敢上前。

                            执事、长老,他们一个都惹不起。

                            “不必了,见什么长老,都无用了。”

                            老阁主神色始终如一,不为所动。

                            开玩笑,你得罪的可是荣耀长老,年纪轻轻,已经是一尊七级圣师,论潜力,秒杀那所谓陈长老,差距何止十万八千里!

                            “谁说的?”

                            又有一道冷喝之声,陡然传来。

                            那声音之中,都蕴含着威严。

                            继而,一道身影,大步走来,脸上带着些震怒之色。

                            罗管事是他一手提?#20384;?#30340;,也算是他的人,驱逐罗管事,还声称见什么长老都无用,这是无视他吗?

                            区区一介执事,竟敢如此的放肆,无视他这个长老的威严?

                            “陈长老!”

                            看到那身披长老衣袍的身影走来,罗管事顿时神色大喜。

                            他如落水之人,看到了最后一根?#35753;?#31291;草般,连是?#26432;?#36807;去,流泪涕零。

                            “您老可总算是来了,再来晚一步,小的可就要被冤死了。”

                            他一脸委屈之色,仿佛,受了莫大的冤枉般。

                            “究竟怎么回事?”

                            陈长老一脸的威严。

                            老阁主微微皱?#36857;?#27809;想到,竟冒出来一个陈长老。

                            似乎,有些棘?#32844; ?br/>
                            毕竟,如今李长空的身份,还不能公?#36857;?#24517;须要等到盛会的当天,才能当众宣布。

                            “陈长老,这厮仗着有执事撑腰,目中无人,得罪了贵客不说,还扬言,要将小人驱逐出去!”

                            “这一点,天龙宗的齐公子以及无极剑宗的洪少,都可以作证啊!”

                            罗管事,连忙道来,指?#29228;?#38271;空,神色凶厉。

                            如今他为求自保,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不错,我可以作证!”

                            齐浩元一脸正色地道。

                            “我也可以作证!”

                            洪千绝也点了点头。

                            他看向李长空,眼中带着讥笑之意。

                            可笑啊,这?#19968;?#20197;为有四海城圣丹阁的老阁主撑腰,就能无所忌惮?

                            ?#19978;В?#36825;是圣城,是圣丹阁的总阁,四海城的老阁主,来到这里,也只是区区一执事而已,可算不上什?#21019;?#20154;物。

                            而齐浩元背靠天龙宗,他背后也有无极剑宗,加起来,可是强强组合。

                            逼死李长空,也只是轻?#23383;?#20030;!

                            陈长老瞥了老阁主一眼,旋即目光挪移开去,落在李长空身上。

                            “你可有话要说?”

                            他冷言道。

                            “陈长老,还真是?#20040;?#30340;威风啊,为了庇护手下之人,就能颠倒是非了吗?”

                            李长空抬起头来,一脸的傲然之色。

                            “放肆!”

                            罗管事一步踏出,指?#29228;?#38271;空,厉喝起来。

                            如今有陈长老撑腰,他自然无所畏惧,腰板挺得笔直。

                            活脱脱的小人风范!

                            “陈长老,也是你这厮能说的吗?”

                            罗管事再度厉喝起来。

                            啪!

                            李长空却忽然出手,一巴掌闪电般抽在罗管事的脸上。

                            嘭……

                            罗管事整个人都被抽飞了出去,再次螺旋升空,在空中足足转了十几个圈,才是狠狠跌落下来。

                            他原本半边脸已经高高肿起,如今,另外半边脸,也彻?#23383;?#36215;来,整个脸都因为极度浮肿,变得宛如猪头一般。

                            他一口牙齿,更是掉落了大半!

                            他满心震骇,满脸的不敢置信之色。

                            当着陈长老的面前,这厮,竟然?#39029;鍪执?#20182;,让他当众出丑?

                            ?#38393;?#20043;人,也是一片哗然,全都目瞪口呆,一个个呆若木鸡。

                            这?#19968;錚?#20063;未免胆子太大了吧?

                            当着陈长老的面,打陈长老的人,这不是在打罗管事,而是在打陈长老的脸啊!

                            究竟是什么,让这厮如此的无所忌惮,?#39029;?#25163;伤人?

                            “你敢打我?”

                            罗管事声嘶力竭,盯?#29228;?#38271;空的眼神,恨不得将李长空生吞下去。

                            连是陈长老,此刻脸色都冷峻无比,眼角余光,闪过几?#33267;?#21385;?#34987;?br/>
                            若非众目睽睽之下,他早就出手杀人了!

                            “呵呵,你自己都将脸凑?#20384;?#20102;,我为什么不打?”

                            “我不杀你,都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李长空冷笑连连。

                            那神态,丝毫没有半点悔意,甚至还一副打的就是你的态度。

                            这让?#38393;?#20043;人,再度一片哗然。

                            为什么不打?

                            够狂,够嚣张的!

                            要知道,这里可是圣丹阁啊!

                            敢在圣丹阁内,如?#35828;?#22823;妄为的,他们绝对是生平以来第一次见到。

                            “放肆!”

                            “给我拿下此人!”

                            陈长老直接下令。

                            他已经彻底动怒,身为长老的威严,不容侵犯!

                            几个护卫,以及那护卫统领,都大步踏出。

                            “?#34915; ?br/>
                            老阁主凛然大喝。

                            他也怒了,这件事情,究竟如何,他相信陈长老心中定然有数。

                            只是因为罗管事是他手下之人,就要一力维护到底?

                            说到底,还是他人微言轻,而他的地位,在陈长老面前,太过卑微了。

                            “陈长老,?#28909;?#20320;我意见不合,那就请长老会来共同商议此事,看看如何处理?”

                            他转身看向陈长老,腰杆挺得笔直,面对着长老之威,竟是丝毫不惧。

                            “不必了,我乃长老,可以一言定之!”

                            陈长老却断然拒绝。

                            “陈长老,你是心虚,不敢了吗?”

                            老阁主冷言讥讽。

                            “好,好,?#28909;?#22914;此,那我就满足你!”

                            陈长老连连冷笑。

                            就算是惊动长老会,长老会也会卖他这个长老的面子!

                            (本章完)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