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恐怖邮差 > 第九百八十六章:赶赴昆仑

                          第九百八十六章:赶赴昆仑

                            荡?#20102;?#20102;。

                            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微笑。

                            似乎他最后的意识,还停留在赢在红婆婆的赌约上。

                            赵客不理解为什么,荡沉已经必死无疑,何必与他定下莫名其妙的赌约。

                            这个困惑,却是姬无岁给赵客点破的。

                            姬无岁的话很短,不过意思表达的很清楚。

                            荡沉并非诅咒系邮差。

                            但他掌控平衡,一?#39057;?#28779;早已经和天地合一。

                            他临死前的怨气滔天,发下诅咒,会令这一片天地的业力为其加持。

                            这可比诅咒系邮差更加恐怖。

                            红婆婆的赌?#36857;?#26159;故意输给荡沉,好让他临死前,把这口怨气吐出来。

                            姬无岁的解释赵客大概是明白了。

                            不过赵客回想着荡沉的诅咒,心里不由琢磨起一件事来。

                            师娘的血亲……还存活于世否?

                            ?#27604;?#36825;些东西,眼下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荡沉已死。

                            赵客等阴阳老人靠近后,就迅速带着姬无岁从阴阳客栈里走出来。

                            快步走上前。

                            余光看了一眼荡沉的尸体。

                            这个邋遢道士,死的时候,身上还穿戴着一身洁白道袍,长发整整齐齐,除了喉咙上那一道血痕外,比较刺?#23458;狻?br/>
                            闭目微笑的模样,俨然犹如一位得道高人。

                            不过再是怎样的整洁,也依旧是一具尸体。

                            赵客走到红婆婆面前后,看红婆婆披头散发,远没有昔日?#21069;?#20174;容华贵。

                            只是还不等赵客开口,却见红婆婆被削断手指的手掌,一把抓在赵客的手腕上。

                            “快,去昆仑,快……”

                            ?#30001;?#31192;之地进入现实,需要跃过鬼市,借到恐怖空间。

                            这种方法严格的说,和混乱·暴君子干扰神秘之地的性质差不多,都是违规。

                            不过这种违规,在阴阳老人这个特例面前,并不算什么。

                            别人不敢轻易踩过红线。

                            是因为大部分人,并没有只知道红线在那里,却不知道该怎样?#19994;?#32418;线的缝隙,踩着边缘而?#23567;?br/>
                            毫无疑问,阴阳老人绝对是这方面的老?#20928;?br/>
                            配合姬无岁的时间之力下。

                            便见周围空间开始崩碎,却是被强行?#30001;?#31192;之地剥离后,嫁接在恐怖空间和现实之间的虚无之?#23567;?br/>
                            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很快的活计。

                            用阴阳老人的?#20843;擔?#33267;少需要三天时间。

                            如果不是有姬无岁操控时间,将三天时间挤压在三个小时内。

                            怕是还没有完成,就会?#36824;?#21017;察觉到。

                            所以赵客他们还需要在这一片不足四十平方大小的空间里,待上三个小时。

                            梳?#26412;?#21069;,红婆婆已经换上了一身新的衣服。

                            一身翠色的长裙,配上狐毛披肩。

                            腰间悬挂着?#24187;?#29577;佩。

                            令红婆婆对着镜子看了好久后,才挽起手掌,有些不好意思道:“是不是太艳了点。”

                            “婆婆若是觉得不?#19981;叮?#25105;可让时间倒流,不难让婆婆?#25351;?#21313;八岁青春的模样。”

                            姬无岁的声音虽然空?#27169;?#20294;此时却是向百灵鸟一样的甜美。

                            一首持着玉梳,轻轻为红婆婆挽起了长发。

                            女人就是这样,只要涉及到衣装打扮的问题上,叽叽喳喳好像说不完的话题一样。

                            即便两个女人,一个手掌滔天权利,一个更是飘渺如仙,在这件问题上却也不能免俗。

                            况且红婆婆不时笑出声来,看起来对赵客挑选的媳妇儿,很是满意的模样。

                            至于姬无岁的身份,红婆婆很默契的选择了忽视。

                            不过还是拍拍姬无岁的手?#39057;?#22768;道:“不要再浪费你的力量了,你的伤这么重,这次的事情还要麻烦你,怕是接下来你要休养很长一段时间了吧。”

                            阴阳老人能看出来的东西,红婆婆自然也能看出来。

                            如果赵客此时心思不全都在老头?#30001;?#19978;,只要仔细看看那口满是裂痕的大红棺材上。

                            也一定能够发现一些问题。

                            那口棺?#27169;?#29616;在停留阴阳客栈里,还不时的脱落掉一些粉碎的木屑。

                            所以红婆婆婉拒了姬无岁的好意,不想让她在浪费不必要的力量了。

                            从邮册里拿出?#24187;?#29577;镯,拉着姬无岁的手掌,轻轻套上去,左看右看,称赞道。

                            “真漂亮,手漂亮,人也漂亮,那个傻小子怎么这?#21019;?#30340;福气呢。”

                            翠绿玉镯晶莹剔?#31119;?#25955;发着浓郁的生命气息,在姬无岁带上的时候,苍白的手掌上一时也生出几分浅红的血色。

                            ?#20843; ?br/>
                            姬无岁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坐在石头上的赵客。

                            此时的赵客已经是一头黑亮的头发。

                            黑亮垂直的头发,剑?#21152;?#25402;,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

                            削薄轻抿的?#21073;?#26865;角分明的轮廓。

                            修长消瘦的身体,却给人充满精干有力的感觉。

                            一时姬无岁脸上挂起浅浅的酒窝,看的有些入神,自言自语道:?#20843;?#23601;是我的?#27493;?#20154;。”

                            红婆婆像是没听到这句话一样,只是看着手镯摇头惋惜道:“?#19978;В?#21482;有一只,不是一对,不然也能让你?#25351;?#19981;少元气。”

                            说着话,红婆婆又满意的看了看镜子中的?#32422;海?#24515;里反而有些紧张,又有一些期待。

                            只不过唯一的不足的地方,就是被荡沉削断的手指。

                            那是被荡沉念力所化的剑芒斩断,想要重生出来,并不容易。

                            对于一个厨?#27704;?#35828;,五根手指,其他三根都不重要,但?#25345;?#21644;拇指却比命都宝贵。

                            就拿赵客的双手来说,手上刀痕无数,但这两根手指去保护的很好。

                            没有了这两根手指,一身厨艺等同被?#31995;?#22823;半。

                            就?#32536;?#24037;而论来说,当刀的力道和角度都难以控制时,几十年的手艺算是完蛋了。

                            不过红婆婆此时看起来,相比她的手指,她更在乎的是?#32422;和?#19978;那几根白头发,?#32422;把?#35282;的老年斑。

                            ?#20439;?#22312;梳?#26412;?#21069;,姬无岁的手指很轻巧的帮她盘好了头发。

                            看着镜子中,?#32422;?#30524;角不起眼的红斑和皱纹,红婆婆心情并不大好,反复的去擦拭。

                            赵客斜坐在石头上,一脸郁闷。

                            ?#32422;?#32769;婆被红婆婆强行征召走,?#32422;?#21482;能坐在这里,看着《罗娜女巫的恶作剧》里还在挣扎的四位。

                            荡?#20102;?#20129;了,梦寝术也就?#36824;?#33258;破。

                            只不过想要从《罗娜女巫的恶作剧》挣扎出来,可并不容易。

                            嘉玉和卡米莱还好。

                            卡米莱欧美天后的名头,绝对不是吹出来的,顺着音律跳出完美的舞蹈并不难。

                            嘉玉更是万中无一的妖孽中的妖孽。

                            只要卡米莱带着嘉玉跳上一边后,这小?#23601;?#36339;起来,没两下就比卡米莱还要娴熟优美。

                            只是两人?#30475;?#37117;要成功脱身的时候,总是出现点小意外。

                            不是嘉玉突然慢了一节,就是卡米莱快了一步,导致前功尽弃。

                            赵客怀疑,压根就是这小?#23601;?#25925;意的,贪玩想要多玩上一会。

                            所以赵客对这两位能否脱身,毫无压力。

                            麻烦?#21520;?#28902;在大头和?#25163;?#36523;上。

                            这俩?#19968;錚?#36339;起了拉丁舞,那个画面……

                            王麻子已经第三次笑倒在地上,捂着?#20146;櫻?#31505;的下巴都快要脱臼了。

                            如果说,卡米莱和嘉玉,跳起来的拉丁舞,有着极强爆发力和优雅的美感,两者完美的平衡,是一场赏心悦目的舞蹈。

                            那么?#25163;?#21644;大头,完全就是一场低俗丑陋的戏剧小品,里里外外充满了恶俗和不伦不类。

                            你能想象,?#25163;?#36523;?#29369;?#22312;大?#38750;?#22766;的臂弯上,满是黑毛的大腿,勾起微妙的弧度在独眼龙大头?#27604;?#30340;眼神中,在?#32422;?#36523;上摩擦的画面么?

                            你能想象,?#25163;?#19968;边大骂大头变、态,身体却很诚实的扭着腰,把裤裆贴在大头大腿上的画面么?

                            直到两个人脸贴着脸,呲牙咧嘴的时候。

                            赵客感觉,好好的拉丁舞,硬是被两人跳出了战场杀敌的气势来。

                            总之就是一句话,?#25163;?#23244;大头丑,大头嫌?#25163;?#19985;,要不是身体不受控制,两人现在能打起来。

                            “喂,你们两个快点,我没时间和你们耗了。”

                            赵客算算时间,抬头看向周围,就见虚空变幻,左边山林,右边城市。

                            前?#24187;?#26159;两个穿着兽皮的蛮荒野人,后?#24187;?#26159;拿着炮筒的战场士兵。

                            相信估计要不了多久,应该快要出去了。

                            ?#35782;?#24320;口?#21501;?#36825;两个?#19968;錚?#23613;快点从《罗娜女巫的恶作剧》的音乐盒里出来。

                            有了赵客的?#21501;佟?br/>
                            ?#25163;?#21644;大头,即便是在不乐意,也只能咬着牙配合这跳起来。

                            只是那个画面,实在是……惨不忍睹。

                            过了一会,嘉玉和卡米莱已经从《罗娜女巫的恶作剧》的音乐盒里脱身出来。

                            ?#27704;?#38754;脱身后,卡米?#31216;?#19978;前,给赵客一个大大的?#24403;А?br/>
                            这一路死里?#30001;?#27492;时总算是结束了这场漫长的冒险之旅,整个放?#19978;?#26469;,举止自然也有些大胆。

                            赵客连躲闪都来不及,被卡米莱身上。

                            虽然扑的猛烈,但卡米莱胸前,那?#27431;?#28385;的?#36393;?#27668;囊,为赵客带来柔软舒服的缓冲。

                            ?#19978;?#36213;客还未能好好体验一下,就觉得背后阵阵发凉。

                            “糟!把这个醋坛子忘了。”赵客咧嘴深吸上一口冷气。

                            回头一瞧,就见姬无岁面带微笑的看着?#32422;海?#25163;上的玉梳嘎?#36879;?#24052;的转眼被揉捏成碎粉。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