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甜在心咖啡店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激动之余

                          第一百三十八章 激动之余

                            自从发生事件之后,徐觅在工作之余,全部的时间都放在珍珠身上,而羽静担心念祖的情况,总?#27973;?#30528;空闲到教室找他,她已经不管旁人如何?#21019;?#20182;们,虽然不能在这件事上给予有效的帮助,至少在心灵上能给予他们最大的支持和安慰。

                            这天的徐觅急匆匆拉扯珍珠的手,羽静和念祖随后,一路上从教室下楼,直接穿越草坪,校内的学生纷纷投给他们注目的眼光,徐觅也不在意,他们走到社团大楼前方,来到摄影社,直接进入暗室,柳飞正巧不在。

                            珍珠把手一扯,徐觅用她纤细有力的手紧紧坎住珍珠白皙的肌肤,她轻皱眉头:“徐觅,你弄疼我了。”

                            “疼,你还知道疼。”徐觅喘着大气,眼神瞟了在旁的羽静,羽静立即转到门口?#24613;?#24102;上门,门口外的教室有零星几个社员听见暗室内传来激动的说话声,僵硬的站起来,打算若无其事的往门口方向走,念祖已经不管旁人如何?#21019;?#24178;脆把他们都赶出去,用力扣上门。

                            念祖急道:“你退学的事怎么都不跟我说,回去我也写一份,我们是亲姐弟,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要退大家一起退。”

                            羽静慌忙的站在他们姐弟俩中间,左顾右盼手足无措,一边是友情,一边是未萌芽情愫,她也心急:“你们是怎么了?想要逼死我吗?”

                            “你有什么责任,人家也不?#27973;?#30528;你来的。”珍珠转身对徐觅正经:“没有提前跟你们说是我的不对,不过退学是我个人的事,我不想要引起恐慌。”

                            徐觅气得身子都在颤抖:“不要引起恐慌,你说的轻巧,我们这四年培养的情谊难道就这样算了。”

                            珍珠含泪:“我不过是退学,大不了再去别的学校就读,我们的情谊如同以往,不会变的。”

                            徐觅喘了一口大气,稍微平息急促的呼吸:“你说谁冲着你来,说清楚。”

                            珍珠向念祖递了一个神色,轻声:“这件事明显不是父亲做的,可是证据确凿,若要让这件事平息下来,我和父亲肯定要一个退出,我...。”

                            ?#20843;阅?#19981;和我们打招呼,直接亲自做决定,你没看前几天你发烧的时候,羽静急着陪在你身旁担心你复烧,我连外头多的工作也不敢接,?#22242;?#20320;出了意外,现在你倒好,随便打了一份退学申请,把我们这几天的努力,?#38405;?#30340;关心全部白白浪费掉了。”

                            羽静上前和徐觅站在一起:“是呀!如果是有人要陷害你,?#28909;?#19981;是你做的,我们这么多的人团结在一起,还怕他们?”

                            “不一样。”珍珠眼眶湿润,喉咙沙哑的回答:“我知道做这件事有些莽撞,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如果不这么做,再这样拖下去,明年开年的副校长肯定让人硬生生撤换掉。”

                            ?#20843;阅?#29992;这么笨的方法。”徐觅还算理智,她问:“是谁,你父亲得罪了谁吗?”

                            珍珠张开下颚,颤抖低声:“不是他,是我。”

                            徐觅眼神闪过一?#22350;?#24322;,追问:“是你!是不是学校里的哪个同学?让她出来把?#20843;?#28165;楚。”

                            “没有用的,把她?#39029;?#26469;只会打草惊蛇。”珍珠深吸一口气,含水的眼波后方有一股坚定:“我办理退学遇见教导主任,他告诉我已经很多人替我想法子,说不准这?#25945;?#26377;新的结果,这?#25945;?#25105;们不要轻举妄动,假装我退学这件事是确定下来。”她说:“何况,我办理退学的资料压在教导主任手上,手续根?#20037;?#26377;办成功。”

                            羽静不解其意,问:“可是,你退学的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全校的人都知道了。”

                            珍珠低头颔首:“如果不这么做,无法找到借口找教导主任仔细谈谈,他已经倾力让相关的人替父亲说情,而且,我私底下已经找了许多人帮忙,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用。”她说:“眼下,我们得仔细想想,还有没有人可以帮忙?”

                            徐觅伶俐的抬眼:“前几天我看到孔丽娜,她已经号召校内的同学写一份陈情,已经有一千多个学生亲笔签字,她打算过几天上交。”

                            珍珠理智分析:“这些只不过是在上层摇摆不定时能加分,这件事是明摆的事?#25285;?#23398;校内不对我父亲做惩处已经是格外开恩。”

                            羽静把手一甩:“大不了?#19968;?#22836;找父亲说,当初我姐在学校内就读时,我父亲在校内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他一出面,相信有许多人会看他几分情面。”

                            念祖难为的说:“你父亲的工作不是都在国外吗?突然间要他回国?#22378;?#19981;妥,而且说不定他不认识我父亲,该怎么开口都是一个问题。”

                            “念祖说得没错,远水救不了近火,我们还是想想还有没有人可以帮忙。”

                            徐觅脑中一闪,不确定的问:“学生会会长梁敬安呢?”

                            珍珠刻意闪避:“我们平时跟他不熟,任谁去说都会被打枪。”

                            他们彼此相互对望,气氛沉默了下来。

                            摄影社的教室的门咔嚓一声,有人把门扣打开,他们屏息聆听,那人吹着口哨晃悠悠的瞄了一眼没人的座位直接往暗室的方向走,一双悠闲的手抄在裤衩进来,见到暗室内有一群人,他嘴里的口哨忽然间停了下来,连轻盈的脚步都显得沉重起来,他诧异的问:“你们!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暗室里的人全部的思绪全部想在一块,他们彼此相望,顿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柳飞朝外探头说:“外头没人怎么不在外面说,来我这里做什么?”

                            徐觅推珍珠和羽静出去,转头回答柳飞:“我们刚刚有事,借你的地讨论。”

                            柳飞一脸困惑:“有事,有什么事?”

                            徐觅?#38405;?#31062;挤眉弄眼:“柳飞社长最近都忙着杂志社的事,对于学校内近期发生的事情不了解,念祖,你给柳飞社长说说。”

                            念祖那张死气沉沉的?#25104;?#37027;间有了生气:“哦!好。”他恍然的推柳飞往他的座位上坐下,殷勤的替他泡杯热咖啡。

                            徐觅走出暗室前,?#38405;?#31062;?#25442;?#20102;一个心照不宣的神色。

                            走出社团大楼,珍珠不放心的回过头问:“我们这样好吗?”

                            徐觅眨眨眼:“没有什么好不好?至少柳飞是我们这群人之中唯一熟悉学生会会长,由他去说总比我们求他的好,你说是吧!”

                            珍珠思忖片刻同意她的做法,徐觅拉着珍珠走出大楼的阴影外头道:“走吧!我们三个人再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法子。”

                            她们一脚踏出阴影之外,感觉到高跟鞋底的灼热,三人一前一后在?#25945;?#30340;?#20174;?#36335;面上追逐。

                            今天的阳光明媚,是应该好好的晒一晒太阳!羽静用手撑在?#25216;?#36716;头对着太阳公公心想。

                            :。: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