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穿越梦想田园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哭

                          第六百四十一章 哭

                            赵怡然看她面上一闪而逝的落寞,心中也有些感同身受,伸手搂过她的肩,“怕啥,就算是你爹成亲了,你要是想你爹了,你就过去住些日子。

                            待得不愿意了,你就来我家住着,这边已经给你留好了屋子,屋子都是你自己布置的,要是?#19981;叮?#20320;日后就把这儿当成你自己的家。

                            反正你奶如今也不在了,村子那里,我看你也别再住了。”

                            米氏前年冬上,一场风寒没扛过去,人就没了,陈家那院子陈义明一年也回来住不上一个月,大多数还是陈黒丫一个人住。

                            赵怡然先前就是想到这一茬,就在这四进院?#27704;錚?#32473;她留了一小跨院,反正先前她?#38498;?#23601;大多数在赵家,现在住在赵家也跟从前没什么两样。

                            陈义明这几年在外跑生意,因为铺子在朱家镇的缘故,倒是时常过去,这一来二去的,就被有心人打听到了一些底细。

                            知道他是个鳏夫,膝下就一女儿,就?#24515;?#35265;陈义明生意做得红火的,开始给他保媒拉纤,给他说起了亲事。

                            陈义明原本就没打算这两年成亲,自打陈钱氏妻子去世这些年,他就一直在外奔波,陈黒丫一直有赖赵家的照顾,他自觉对不起陈黑丫,一心想要给她攒份厚厚的嫁?#20445;?#23558;来挑个好人家嫁了,再打算自己的事。

                            所以媒人一上门,不管是提哪家的亲事,都被他一口回绝了。

                            这样的事情多了,渐渐也就有人看出些门道。

                            就在他们闻香斋隔壁,有?#39029;?#32526;铺子,这绸缎铺子的掌柜,家里就一独生女儿。

                            原来这老掌柜子嗣艰难,一直到了?#24515;?#25165;得了一女儿,原先想着女儿长大了,招个上门女婿也好给他们老夫妻养?#32420;?#32456;。

                            谁知这上门女婿不好挑,高不成低不就的,这一来二去的,就把自家女儿的年纪耽搁大了,眼见着如花似玉的女儿过了双十年华,上门说亲的人却是越来越看不上眼。

                            闻香斋也在朱家镇落脚了好几年,陈义明他自是识得的,他的事情他也听说了不少。

                            这老掌柜自己亲自看了人,又私下里打听了一番陈义明,知道他是个正派人,虽是娶过一一回亲,家里还有个十几岁的女儿,但是除了这些,陈义明却是没有旁的短处。

                            人也长得十分周正,他回去后左右一琢磨,觉得这是个好人选,跟老妻商量了一番,又让自家女儿看过两回人,见女儿点了头,这才让媒人上门提了这门亲。

                            陈义明自然是没点头,知道他们说是替绸缎庄掌柜家的小姐提亲,他也听闻过对方想要招个上门女婿,直接一口就回绝了媒人。

                            谁知,媒人却?#30340;?#32769;掌柜早就改了口风,不招上门女婿了,只要陈义明在朱家镇安个家,将来能给他们老夫妻养?#32420;?#32456;就成。

                            陈义明先前一直没点?#21453;?#24212;,但是架不住那老掌柜看中了他,三不五时的就让人上门说项,这事渐渐闹得朱家镇人人都得知了。

                            书哥儿写信回来时也就顺便提了此事,陈黑丫听了此事之后,自是放心不下,特意去朱家镇看了看情况。

                            如今看来,这事只怕七八成已经是要定了的。

                            “我听我哥说,那家人在朱家镇的风评不错,做生意也很是公道,要不是因为先前想招婿才把自家的闺女给耽搁了,只怕早就有人想着娶回去了。”赵怡然见她还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不由劝了一句。

                            陈义明已经守了七?#22235;?#20102;,这七?#22235;?#26356;是?#28216;?#21548;说过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如今要不是这家人瞧中他人品,事情传开了,只怕一时半会儿的还没个结果。

                            “再说,就算是你日后嫁了人,也不能带着你爹过一辈子,他总有自己的日子要过,难道真要等到他临老了,还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过?”

                            “?#20063;?#26159;这个意?#36857;?#25105;……就是看到那家姑娘时,突然就想到了我娘……,大丫姐,你都不知道,我娘病到最后的时候,人都有些糊涂了,就是还放心不下我和我爹……,她到死都是……都是惦?#20146;?#25105;们……我们的……。

                            ……呜……呜……,我就是……就是有点……想我娘……了……呜……呜……,要是……要是我爹……娶了别人……,……呜呜……将来……将来还?#23567;?#36824;有谁……能记得……记得她……呜呜……”

                            赵怡然看着说着说着,就突然激动的红了眼,哽?#39318;?#35828;不出话来的陈黑丫,赶忙掏出自己的帕子,“快别哭了,都是……都是?#20063;?#22909;……,你别多想了,你爹不会……不会忘?#22235;?#23064;的,这不还?#24515;恪?#36824;?#24515;慵亲?#22905;的吗?”

                            ?#21834;?#21703;……哇啊……”

                            赵怡然还从没见到过哭的这样伤心的陈黑丫,一时有些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自己的?#20146;?#20063;忍不住有些发酸。

                            那边二丫见了,也忙走过来,伸手轻轻拍了拍陈黑丫的?#24120;?#40657;丫姐!黑丫姐!你别哭了,你再哭,我也要哭了……”

                            陈黑丫这一通发泄,直哭的打嗝不止才渐渐消停下来。

                            赵怡然见她哭的双目红肿,一直打嗝不止的样子要多?#38378;?#23601;有多?#38378;?#24515;生不忍,伸手拿过帕子一边帮她拭泪一边跟一旁的二丫道,“去打些?#39038;?#36807;来给你黑丫姐洗把?#22330;!?br/>
                            陈黑丫刚刚发泄了一通,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听见赵怡然如此说,连忙就要站起身,“不用了,我自己去洗。”

                            “哎哟,你就好生坐着吧。”赵怡然一把把她按在椅子上,对着二丫使了一眼色。

                            二?#20037;?#25552;起裙摆,飞快的跑进自己的院子。

                            等二丫端来一盆清水,赵怡然挽了衣袖,挤了湿巾子给陈黑丫擦完?#24120;?#21448;拿来冰块用布包着给她敷眼睛。

                            “?#28909;?#20320;心里不痛快,就把这些不痛快说出来,哪怕像今儿这样哭一场也是好的,你要是把这些都憋在心里,你也不怕把自己憋出毛病来。”赵怡然看见她一副有些?#38378;?#20846;兮的样子,忍不住说了她几句。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