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一见钟情慕先生

                          一见钟情慕先生

                            “是他!”

                            “就是他啊!”

                            “怎么看起来如此平常?#20426;?br/>
                            玄法宇宗内,一位俊秀少年手持一簇一见喜,一身豆绿色的轻便短打,头上同色发带正慢悠悠走着。

                            他原本想忽视周围的人但是那些经过的人议论声太大太多了,致使少年不得不停下脚步,看着眼前议论的人,有些生气。

                            “那先生是不是瞎了眼了?#20426;?br/>
                            少年听到这句话,怒火一下就窜了?#20384;矗?#20294;宗内不能斗殴,要保持微笑,克制住自己的怒火装作好奇的样子凑了过去:“几位谈什么?能否说与我听听?#20426;?br/>
                            那三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位胆大的凑了过去,小声问道:“敛之道友,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和宗主抢男人的,还赢了!”

                            敛之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真的很想砍他们几刀啊,敛之按捺住自己想打人的冲动,跑到了涧桥西畔,打算闹一通,可见到慕先生第一眼气就消了,甚至还暗喜,自己能抢到这个男人,真是太厉害了。

                            其实敛之在还未见到慕先生之前,也不知道自己会因为和宗主抢男人被整个玄法宇宗视若神人。

                            那一日,天晴好敛之得见了慕先生。

                            符修堂上,刑法长老在授课,敛之正潜?#30007;?#30528;符文,那是刑法长老刚教的御火之符,敛之天资聪慧学了遍也就会了。

                            放下笔抬起头,吹了吹手上符纸的朱砂,听到窗外有说话声,随即抬头看去,先看到一位童子,然后便是一位白衣绝色男子。

                            敛之心跳竟停了停,傻傻瞧着他从窗户外走了过去,连呼吸都有点卡了,回过神来人已经走了,立即扔下手中符纸,一脚踩到桌子上,用力一蹬直接跳出了窗户。

                            出了窗户,四周一看却没了那人的踪影,正想去查看,就听到窗户里一声极为?#20384;?#30340;:“敛之!?#34987;?#22836;一看刑法长老?#23707;?#23376;瞪眼的看着自己,而桌上是自己刚刚打翻的万年朱?#21834;?br/>
                            心里一咯噔,只觉?#20040;?#20107;不好:“不是,刑法长老,我并非故意的,长老听我解释……”岂料越说越气,看着长老面色越来越阴沉,敛之咽了咽口水:“您知道方才过去的那位是谁吗?#20426;?br/>
                            刑法长老,挥着戒尺:“你给我去山书坞,罚抄?#26007;?#20462;规戒》五遍,不抄完不许出来,反了天了,竟敢当众跳窗而逃。”

                            山书坞里,幽幽的珠光映着矮桌上抄书的人,对着?#25345;?#39640;的一摞书,一笔一划的抄着。看着?#26007;?#20462;规戒》四字,真的想吐。

                            挠了挠鼻尖上的胭脂痣,有些埋怨道:“自己怎么就一脑抽,问出了这话,色令人混。”?#31508;?#22914;果自己认错了,会不会少抄两遍?自己怎么就问出这话了。

                            心中埋怨,但又想到了那惊鸿一眼,有些沉迷:“那人究竟是谁呢?为?#26410;游?#35265;过?一身白衣,竟如此好看。”那一眼不过个侧?#24120;?#31455;在脑中挥之不去了。

                            想了解他的一切,可是自己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25216;?#27492;有些颓然,放下笔?#20667;?#22312;了地上,看着房顶感慨:“五遍啊,要是抄五遍能换得他姓名,十遍我都抄啊。”

                            可那人是谁呢?躺在地上发着呆,自己心中思他,可明明才第一次见到他啊。想着,翻身坐了起来:“得赶紧抄完,然后去打探他的消息才是。”想着他居然有了动力,沾了笔墨开始写了起来。

                            山书坞外,一个黑?#25353;?#26797;与林间,避开所有的守卫到山书坞外的木?#28982;?#26519;,跳到一株花的枝头,恰好看到了映射在窗子上的人?#21834;?br/>
                            那黑影是谷芽,谷芽是同敛之一同进宗的好兄弟,两人一起长大,极为要好。

                            谷?#20811;?#25163;凝成一?#23665;?#27668;,往窗户边上一弹。里头的人听到了响声,便走过来支起窗户,看到了树上的谷芽:“我都快饿死了,你怎么才来。”

                            对于好友的态度,他倒是习以为常,但还是习惯性的犟上一句:“我可是冒着危险来给你?#22836;?#30340;啊!你就这样对我?#20426;?br/>
                            “东西给我,我饿了。”说着伸出手来。

                            “得得得,其实,我更好奇。这刑法长老是出了名?#30007;?#21040;能吃人的,你怎么敢在堂上跳窗而逃还打翻他的万年朱?#21834;!?br/>
                            敛之掀开包袱,随手拿了一颗李子在胸前擦了擦,咔嚓一口:“谁说我是跳窗而逃的,我只是跳窗没有逃。”说到这里,就想起来了:“对了,你知不知道最近宗内来了生人,那种极为不凡的生人。”

                            自己出不去,就先让谷芽探听一下消息,这样自己是不是能早日见他?

                            “生人?#20426;?#35895;芽想了想,确?#24471;?#21548;其他人提起,随即摇了摇头:“没听有人提及过,我得赶紧回去了,不然被抓到只怕要关禁闭了,不能你一出来我就进去了。”

                            人走了,敛之把窗户重新关上,靠在窗户边上盘着腿在想自己早上看到的那人,一身白衣,单看侧脸就觉得好看极了。

                            想起了他,嘴角也抑制不住往上扬,但发现自己傻笑时又觉得自己傻了。拍了拍脑袋:?#25353;?#36135;蠢货,笑什么!”虽然嘴上骂着,但心里是真的因为他变得欢喜。

                            在这三寸三的情字里,辗转担忧,思他念他,坐立难安。

                            ?#26007;?#20462;规戒》通篇五万余字,敛之整整抄了十遍,硬生生抄了三日才完,等抄完都忘了符修规戒四个字怎么写了。

                            出了山书邬已经是黄昏了,谷芽早就在山门外等着了。见人来了,踮起脚尖扬了扬手,然后就飞跑过去:“敛之,你可算是出来了!”

                            “唉,我下次再也不敢随便打翻刑法长老的朱砂了。”这几日抄书,差点把脑子抄傻了。

                            谷芽见他颓废成这样,也觉得有些心疼,随即想起了那件事:“敛之,我跟你说,药修阁来了位年轻先生,着实不凡,你上次问的是不是他?#20426;?br/>
                            ------题外话------

                            耽美慎入,不听。不看。不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