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再识一人
                            其中一人上前,先作揖:“在下药修阁评华,可否请教两位大名。”

                            人家都这样说了,你再不报名讳便说不过去了:“在下符修、剑修敛之,这位是我师弟,谷芽!”

                            “两位今日前来,所为何事?若是有事,大可?#36947;?#25105;等能帮便尽力而为!”这评华温雅得很,其他人也是对着两人略微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帮忙。

                            敛之哪里还?#20197;?#27425;,连忙摆手:“不不不,只是听闻药修精妙绝伦,再者将来行走免不了受些皮肉之伤,这才过?#21019;?#25605;!”

                            “竟是如此!”评华温言:“?#28909;?#27492;,那我送两位出去吧,莫惹了人口舌。”

                            “多谢!”如今自己身上还穿着药修的衣裳,确实会惹人误会。

                            评华亲自将两人送了出了药?#21073;?#20877;回来时有弟子多言:“大师兄,你瞧着这两人是不是有什么企?#36857;?#20134;或是有什么坏心?#36857;?#19981;然怎么无缘无故的到我们药堂来听教。”

                            其他人一听这话,也是纷?#23376;?#21644;。

                            评华倒是不以为意,劝慰道:“药修是济世救人的,若是他们听了这一堂,改日能?#20154;?#20204;性命,难道不是好事?兼济天下乃是药修之道亦是药修之责。”

                            这一说其他人也都服气了,纷纷作揖表示敬佩。

                            “都回去了,慕先生布置的?#25105;?#37117;要按时交上。”

                            两人离了药山之后才敢松懈下来,谷芽双手叠在后脑勺上踢着正?#21073;?#30475;着药修服的衣摆被自己踢得一上一下,觉得着?#23707;?#29609;。

                            “这评华是真够意?#36857;?#21457;现我们混进来了却没为难,甚至还亲自送我们出来。”

                            说到这里,谷芽也不得不点头:“评华不错确实不错。”嘴里念着突然双手收回来一拍:“这朋友我交了。”

                            敛之乘机勾住谷芽的肩膀:“也算我一个,你去施恩堂问问余婶儿,看看他所居哪座仙山哪个院落,我们找他喝酒去。”

                            “得嘞!包在我身上!”

                            入夜之后,评华正打算洗漱歇下,就闻得窗外有点动静,心中还觉诧异,这窗子后边就是险崖,应该是没人会来才是。

                            正不打算理会,就听到了‘咚咚咚’?#20040;?#30340;声音,赶忙走过去推开窗户却没有看见人。刚觉得是自己听错了,就听到有人叫自己:“评华!”

                            四下一瞧还是没有人的踪影,敛之见他如此也不逗弄他了,把身上的隐身符拿了下来。

                            评华面前陡然出现了个人,还是倒吊在窗口,愣了一下,待看清楚来人是松了口气:“是敛之道友。”自己还以为是什么邪祟呢。

                            见吓着了他,敛之也觉得不太好意?#36857;骸?#25105;是想来找你去一个地?#21073;?#35780;华走!”“要去哪里?如今已是入夜了,各座仙山有人巡夜,若是被抓到那是要关禁闭的。”评华自从到玄法宇宗后都是规规矩矩的,何曾做过跳脱之事。

                            “无事。”敛之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一道符印:“这是我自己所制隐身符,带着它其他人就看不到了。”把符印递给评华催促道:“快点,谷芽还等着呢。”

                            评华看了看手上的符印,再看了看敛之。敛之见他犹豫不决,干脆翻身进屋,顺手夺过他手上的符印贴在他胸前衣襟出,直?#27704;?#30528;人跃出窗台往南又?#20808;ァ?br/>
                            到了南又南的巨石上,就看到谷芽还是如之前一般,坐在那颗松树上,晃荡着?#21149;?#26080;聊赖的等着人。

                            “来了来了!”敛之顺手扯下评华的隐身符再把自己的也扯下。见两人来了,谷芽坐直身子:“怎么那么久,我还以为你被抓了,关起来了。”

                            “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敛之把隐身符塞进怀里,顺势?#25487;?#22352;下。评华却显得有些拘谨:“这里是南又南,两位道友不怕巡夜的过来?”

                            “南又南是荒?#21073;?#19968;来无重宝二来无人烟,而且山势陡峻,不御剑或是御风根本过不来,所以很少有人过来,评华放心这里我们熟得很,不会有事的,快坐吧。”

                            谷芽也知道,这一向遵纪守法之人突然不守规矩,难免心慌,想当初自己被敛之逼着喝酒时也是这样担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