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少年情动
                            逃命似的跑了出去,慕先生?#24187;?#25152;以的将手上的一见喜随手放到桌上:“拿出去。”“是!”药童小心翼翼的上前捧下草药,不敢停留走了出去。

                            敛之逃命似的跑出了涧桥西畔,直接御剑往自己的住所飞驰而去。路上差点掀翻了施恩堂的一众杂役。

                            一路到了所住的院子,敛之收了剑跑进屋子反手把门关上,靠在门边上喘着粗气,依旧能听到心脏的狂跳声。

                            想到了自己居然在他面前,摔了个狗?#24515;唷?#24680;不得扇自己几巴掌:“丢人丢人,丢人丢到家了,慕先生现在是不是在笑话我。”

                            一想到自己在他面前摔了丢人,敛之就觉得自己好颓废了,撑起身子晃荡到床边。直接把自己摔到床上,摊开手看着床顶。

                            微微叹了口气:“一见喜!”不知为何,敛之一想到这一见喜三字,脸就烫了起来。不知道慕先生能不能体会到我的用心良苦。

                            “一见喜……一见喜!”一提到这三个字,敛之变得有些腼腆,顺手抄起被子盖在自己脸上:“一见喜,一见你便喜。”那羞于见人样子,是少年动情时?#30007;?#28073;。

                            其实敛之多虑了,慕先生并未笑话他,甚至连将他放在心上的都没有过。

                            等到了天暗下去,敛之才突然想起自?#21644;?#20102;给评华回信了,吓得马上起了床,一路御剑到了药修峰,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评华的院子。

                            结果人居然不在,就只好蹲在外的药埔等着评华,他有事想和评华当面商量,商量好了,那自己就能再见到慕先生了。

                            评华处理完长老那边的事情,已经戌时了。没什么月光,所以手里捧着?#24187;?#29577;珠子?#31456;?#21018;到院子外,就看到敛之蹲在药埔旁手里拿着树枝,不知道画着什么?

                            敛之等了大半个时?#21073;?#21548;到耳边脚步声百无聊赖的抬起头,正好看到了评华。随手把树枝一丢,撒丫子的向评华跑去:“你可来了!我等了许久。”

                            评华还觉奇怪,刚想问什么,肩膀就被敛之一把勾住。

                            “评华评华,我把药送过去了,正想过来跟你说,结果等了大半个时辰你才回来。”

                            评华一边听着敛之说话,顺带看了看肩膀的手,心下摇了摇头:“送到了便好,可是还有事吗?”

                            “有事有事!”敛之松开了手,一脸讨好?#30007;Γ骸?#25105;就想和你商量个事儿。”

                            评华一瞧就知道有事相求,温笑道:“你若有事快些说,不然过了戌?#26412;?#23477;禁了。”边说边往院门去。

                            敛之在后边跟着:“我就想说,以后需要给慕先生送药,就让我去?#20572;?#21453;正我御剑肯定比你快,你说是不是?”

                            评华脚步一顿,转?#21453;?#37327;了他一下:“你今日送药,?#25159;?#24700;了慕先生了?”其实他心里也担心,敛之性子跳脱,慕先生又喜静。若惹恼了慕先生,只怕宗主都要怪罪下来,敛之只怕要受罚了。

                            “哪里有!”敛之一听这话,连忙摆手:“我可不敢在那涧桥西畔造次,把东西放下就回了。”

                            这话里全然不敢提到自己摔了,还给慕先生送了一见喜的事情。

                            “那就好!”评华松了口气,若是敛之因此事被罚,那自己肯定会一人承担,毕竟他是替自己去送药的。只是再次让他送药,就不知道妥不妥当了:“你为什么想给慕先生送药?”

                            评华问出口后,看见敛之欲言又止的样子,正想说不行时,瞥见了方才敛之蹲着的地?#21073;?#22320;上大大小小?#30007;?#30340;都是慕字,再?#25216;?#37027;一夜三人喝酒时谷芽说的话,心中明了。

                            ?#28909;幻?#20102;敛之这份情时,自己也觉得君子该成人之美,随即点了点头:“让你送也可以,但你?#21019;?#24212;我,不?#25159;?#24700;慕先生,长老?#30340;?#20808;生宗主请来的贵?#20572;?#35201;好生?#20889;?#30340;。”

                            敛之万万没想到评华会答应得那么爽快,将信将疑的问了一句:“真的?”见评华点了点头,一下就高兴了:“评华,改日我请你喝酒!”

                            “你莫要高?#35828;?#22826;早。”?#28909;?#31572;应了让他送药,评华也觉得不能让他太过肆无忌惮才是,不然闯了祸可这么好:“你记着,一月大约就送两?#25105;?#37117;是慕先生开了方子给是如长老,是如长老在把东西备好送过去。把药放下就走莫要多生事端,我明日去禀明是如长老,让他日后需要送药,就传令告诉你。”

                            “行行行!”只要能再见慕先生,说什么敛之都答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着,绝不多生事端。”

                            “那便好!”

                            “对了,你的书我忘拿来了,过几日我再给你送过来吧?”来得快,都把书给忘了。

                            “书倒是不打紧,只是你现在得赶紧回去了。不然宵禁,你可要受罚了。”评华一说这个,敛之却不以为意:“那隐身符我随身带着呢,以备不时之需!”

                            “那也不?#21830;?#36807;肆意,还是快快回去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