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四日之后再见
                            “得,那评华我先走了,改日请你喝酒!”敛之说完便走了。评华一抬手,抚平地上的字迹,也进了屋去。

                            敛之穿行于各个树林,紧?#19979;?#36214;的回去。突然耳边轻轻咻的一声,敛之突然停了下来,往后看,好像刚刚有什么东西过去了?

                            难道是邪祟?但想想又不太可能,谁又能冲破宗外的三大护山大阵呢?算了算了自己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又得进黑屋子去。

                            第二日,敛之将书带在身上就想着下了堂给评华送过去,岂料下了堂又被徐长老唤了过去,让自己和谷芽给一些?#25163;?#36739;好的外门弟子授剑法,准备一月后的外院大比,这一耽搁又没了时间。

                            回到院?#27704;錚?#35895;芽直?#27704;?#30340;躺在床上,任由敛之怎么说都不肯起来。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要将弟子,分为外院和内院了,外院弟子虽说勤奋可?#25163;什?#39046;悟不高,教了许多也是白教,说是勤能补拙但若不是无计可施,谁愿意勤能补拙呢?”

                            其实敛之也觉得累,平日里在堂上,每个心法都是徐长老口诉一遍,再诵读一遍大多人也都懂了,虽说不是融会贯通,但也是十之八九,上手极快。但今日为外院弟子授课,一个心法说了好几遍,背是背下了,但真用上就忘了。

                            “明日,纵然是徐长?#20384;?#35831;我去教,我都不会去了!”说着扯过被子,盖到自己身上。敛之却嫌弃得很:“赶紧起来,回自己院子去。”

                            “就让我躺会儿,我现在是心力交瘁,明日谁要是再让我给外院弟子授课,我就跟他拼命。”谷芽想必也?#25250;?#22351;了,声音都失了之前的活力,见此敛之也不催他了。

                            但到了第二日,这刚下了堂,谷芽?#37027;?#23601;想溜了,结果又被徐长老叫住了:“谷芽、敛之,今日你们还去外院教习吧。”

                            “徐长老!”谷芽?#34892;?#20026;难,昨日累了一日了,没曾想今日还来。

                            “你们同为一宗,互相扶持也是应当的,外院弟子虽说?#25163;什?#20123;但胜在勤奋,?#24515;?#22240;你等怠慢便断了人修真问道的路,虽说是一日为师但也要不愧于心才是。”

                            徐长老又想说什么,宗主那边便来人传唤了。

                            “徐长老,宗主和其他长老已经赶到议宗堂了,还请徐长老快动身才是!”

                            徐长?#19979;?#24102;心事的叹了口气:“知道了,我这就去。”说完转身?#24895;?#35895;芽和敛之:“莫要藏?#21073;?#35880;遵师德好生教授,那是几百号人?#30007;?#30495;前程!”

                            “是!”两人被这一说,感觉肩上的担?#21448;?#20102;不少,连面色也肃穆起来。徐长老看着心中赞许,点了点头。

                            送走了徐长老,敛之看着谷芽调笑道:?#30333;?#26085;是谁说,明日谁要是再让他给外院弟子授课,就跟他拼命?”

                            岂料谷芽一脸无赖样:“是谁?我忘了!”说着小跑着往外?#21917;ィ?#36793;跑着边挥手:“要是不再快点,那几百外院弟子就要等急了!”

                            “来了!”敛之追了上去。

                            又是一日,只是今日两人教授都严格了不少,回来时也?#25250;?#24471;不?#23567;?#24039;的是回去的路上竟遇上了评华,两人都觉得巧了,一问之下才知道这评华也是去给外院弟子授课的。

                            “是如长老这几日都无甚空闲,所以派遣我过来授课。”评华虽然神情上略显疲惫,但还是一如既往温和模样。

                            敛之?#34892;?#22855;怪:“好生奇怪,为何这几日众长老都没时间,徐长老和刑法长老也是,我?#25250;?#26102;徐长老就被宗主召去了。”

                            谷芽感慨道:“要是给评华你授课,只怕是件享受的事情,你从不生气连说话都是斯斯文文的。”

                            评华摇了摇头,却没说什么,三人也?#25250;?#20102;,告别之后就各自回去。

                            连着给外院弟子授了三日课,总算是得闲了。一大清早的起来,听到外边鸟鸣声啾啾,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20843;?#30528;已经快好久没见慕先生了吧?想着掰着指头数了数:“一、二、三、四!”看着手指才四只,似乎?#34892;?#19981;太相信:“嗳,才四日,我怎么觉着大半年没见?#22235;兀俊?#35828;着挠?#22235;?#22836;。

                            心里总是思他念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突然就想起了?#25345;?#30340;隐身符。计?#26377;?#36215;:“我不出声就远远看看他不就好了吗?”

                            心里那么想还真敢那么干,敛之马上转身回房,关好门装作还未起的样子,跳了窗走,一路御剑到了涧桥西畔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