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涧桥西畔
                            又偷偷的把隐身符贴到身上,确定无误之后才脱下鞋子翻过不高的院墙,潜到了第二座院子。

                            屋内的慕先生,原本静坐着看着书,突然听到有动静,随即?#30036;?#20070;想站起来,可是当知道是谁时又坐了回去。

                            这人身上没杀气也没戾气,他倒是想知道,这人来做什么?

                            敛之敛声屏气的,悄悄从半敞着的门外蹑手蹑脚的迈了进来。一进屋就看到慕先生正坐在矮桌边专心致志的看书。

                            小步慢慢挪,挪到了矮桌边,慢慢蹲下身子与坐着的慕先生平视。之前或是因为害羞或者是因为人多,总没好好看看慕先生。

                            如今人就在眼前,敛之还是觉得慕先生好看极了,纵使修真界貌美之人多如狗,但真要?#39029;?#19968;个如慕先生这般的人,还是很难。

                            面如温玉,清冷俊逸,一身白衣,头发也不像宗内人全部束起,而是用一只?#23376;?#21457;钗挽起一半,另一半披散在身后。

                            不是评华那种看着斯文儒雅的样子,而是一种清淡的感觉。再仔细一看,原来慕先生的右耳坠上有一颗小黑痣,乍看之下像?#26725;?#23376;打了耳洞一样。

                            他有痣自己也有,想着用手摸了摸鼻梁上的胭脂痣,心里因为这一点点相似之处,变得欣喜。

                            正想探身,看仔细那颗黑痣,突然慕先生就坐了起来,吓得敛之往后一倾但这要是摔下去只怕?#20599;?#34987;发现了,忙用一只手指撑住地面,屏住呼吸不敢动了。

                            方才他一进门自己就发现了,那一道小小的隐身符怎么可能瞒得住自己。只是他一进来的样子颇为好笑,又在自?#22909;?#21069;遁了许久,不知他要做什么时突然探身过来。

                            自己不喜与人太过亲近,这才站起身来。

                            而敛之就维持这诡异的姿势完全不敢动,蹲在地上,双脚惦着,只有脚尖着地。身子往后倾,只靠一根手指维持住身体平衡,全身都在发抖。

                            慕先生随意扫了一眼地上的人,只当做没看到,转身往药柜?#28508;?#21435;了。待人走开,敛之赶紧站了起来,就差那么一点点就露馅儿了,虽然有这插曲但依旧贼心不死。

                            小心翼翼的跟着慕先生到了药柜边上,见他?#27704;?#24320;一个小柜子,取出一颗褐色?#30007;?#35910;子,看不出是什么?便凑了上去,闻了闻,这一闻鼻子一冲一个喷嚏就从鼻?#27704;?#20914;了出来。

                            敛之忙捂住鼻子,心道:这是什么玩意,怎么一闻就打喷嚏啊!堪堪忍住了喷嚏,才放开手,偏过头,只想让鼻?#27704;?#37027;玩意儿远一点。

                            慕先生方才差点一掌把他?#30830;桑?#20182;要是真敢往自己身上打喷嚏,那自己就真的出手了。但所幸的是,两人都忍住了。

                            慕先生拣药时,敛之就在一旁看着。放轻呼吸,撑着头看着慕先生,突然心念一动把手伸过去覆在一盘草药上,等着慕先生碰到自己手,只?#31508;?#29301;过手了。

                            敛之刻意稳住自己不要出声,但呼吸还是乱了。只等着他伸手,慕先生伸手就往自己身上去,正要碰到了突然往旁边的盘子去。

                            没能得逞,敛之有些不欢喜了,但看外头的天色符修要上堂了,只好悻悻而归。

                            人终于是走了,慕先生也得了个清净。这人是玄法宇宗的内门弟子,自己只是客居于此,避他耳目,实在不可太过?#24184;?#20877;生事端,也就容忍着他。但他若是心怀不轨,那就不能怪自己不给蓝茶面子了。

                            这一个刚走,慕先生清净没多久,药童就进来了:“慕先生,宗主到了!”

                            慕先生心里奇怪,这蓝茶怎么来了,?#30036;?#25163;中的事情:“好!”说着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就看到了蓝茶一身便衣,身后跟着一个道童。这玄法宇宗上至宗主下至长老,身边伺候的人永远都只有一个小童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