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外院大比(上)

                          外院大比(上)

                            蓝宗主见人来了,拱手施礼,谦和有礼没有一丝宗主该有的高高在山的气焰:“慕先生!”慕先生微微点头:“请!”

                            两人信步走进了第一座院子,在屋内对坐,两个道童则在门外候着。

                            “有事?#20426;?#33258;己虽说是住在这里,但向来不生事。

                            蓝宗主有些为难:“慕先生下榻我玄法宇宗已是我之幸,如今宗内有了邪祟,我召集四位长?#20185;?#35752;多日,皆不得其主。宗内安插的人手都勘察过了,看不出谁被夺舍了,此人修为至少在四位长老之上,但若我贸然出手只怕引得宗内人心惶惶,所以还想请慕先生能否帮玄法宇宗这个忙。”

                            蓝宗主说话语气都是恭恭敬敬的,再者自己客居于此,这个忙不帮也说不过去,随即问道:“外院内院?#20426;?br/>
                            没直言答应,但?#25250;?#33590;真的他应下了:“在外院,内院有家父飞升时所布下的阵法,我想着世上除了慕先生之外没人能?#39057;?#20102;。”

                            药童在外,悄悄瞄了一眼蓝宗主。心下感慨:当上了玄法宇宗的宗主,就是默认?#30007;?#30495;界第?#24187;?#20154;了,如今瞧了果不其然,当真绝色。但慕先生在宗主旁边,竟也不差,甚至是平分秋色。

                            “那多谢慕先生了!”说着蓝宗主站了起来。

                            药童看着蓝宗主威严俊挺的背影,喃喃自语:“宗主和慕先生倒是很般配,若是两人能像上一任宗主和宗主夫人那样,生个小娃娃,做宗主就更好了。”

                            但药童想象着宗主挺着肚子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点违和,反正看慕先生是不可能生的,一边想着一边捂着嘴自顾自?#30007;?#20102;起来。

                            药童送走蓝茶,回来就自顾自傻笑着,也没太理会,站起来转身回了屋内。

                            一晃眼到了外院大比之时。

                            外院大比,是外院一些?#25163;?#26222;通的弟子通过勤奋修行打败其他外院弟子,进到内院来,内院和外院可是天壤之别的,所有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进来,但外院大比每二十年一次,每一次大比,每个长老都只收一人,难度?#19978;?#32780;知。

                            但所幸的是,大比及其公平,有能者方可过,所以就成了外院弟子奋斗的?#21208;輟?br/>
                            外院大比之日各个长老都会过去,所有习山四峰都停课了,内院弟子也可去观战学习。这一日,除了身上的衣物和腰间的坠子之外,无内?#21644;?#38498;之分。

                            这可是二十年一次的大热闹,谷芽怎么可能错过,早早起了就去找敛之。

                            一到敛之?#21644;猓?#27491;?#38376;?#19978;:“你小子想的和我一样,快快快,快点过去占个好位置!”说着拉着敛之就往外院去。

                            “什么和你想的一样?#20426;?#25947;之抽回手:“我要去涧桥西畔,才不去外院。”对敛之来说,再好看的热闹,再有趣的事情,都比不过慕先生。

                            今日药修堂停了一日,慕先生应该在涧桥西畔,正好过去。

                            “你这见色忘义的!”谷芽虽然说有点不高兴,但看着敛之确实是没什么兴趣,也不好再?#31185;齲骸?#24471;得得,你就去找你家慕先生吧,我去找评华一起去。不过到时你得请我俩喝酒。”

                            “请评华可以,你……”说着上下打量了谷芽:“就勉为其难吧!”

                            敛之和谷芽是自小长大的好兄弟,自然不会为这些小事有隔阂。两人?#30452;?#20043;后,敛之就往涧桥西?#20808;ァ?br/>
                            到了涧桥西畔,还是先把隐身符贴在身上,潜了进去。可这一次敛之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慕先生却不在。

                            心下奇怪,先翻墙出了院子把身上的隐身符和鞋子都穿上,走到正门敲了敲。一次没人,再敲了敲。

                            过了一会儿才听到药童的声音:“是哪位?#20426;?br/>
                            “是我,给慕先生送药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