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外院大比(中)

                          外院大比(中)

                            药童在里头,边走边听到门外的人说话,心里还觉得奇怪呢。忙小跑上前开门,开门一看果然是之前送药的,很诧异:“怎么今日来送药了?慕先生不是去外院大比了吗?是如长老未曾告知?”

                            “慕先生去外院大比了?”敛之万没想到,慕先生这样喜静的人,怎么会去嘈杂之地。

                            “?#21069;。?#26089;上是如长老派人来请的,早过去了!”药童好奇的看看敛之:“你到底?#25250;?#20570;什么的?”

                            “?#24187;幻唬 ?#25947;之怕药童怀疑,连忙摆手道:“只是我给忘了而已,近日事务繁多,?#28909;?#24917;先生不在,那我也先走了!”

                            说了当着药童的面,三步并作一步跑了。药童摇了摇头:“这人怎么来去如疯。”

                            得知慕先生去了外院大比,敛之?#27604;?#20063;要去了。顾不得什么,御剑直到外院的比武场上。有些外院弟子,艳羡的看着敛之。

                            因为在外院,是不许人随便御剑的。

                            敛之到了剑修一堆人里,却怎么也找不到谷芽,随便就看到了熟人,跑过去:“妄知,谷芽呢?”

                            “谷芽?谷芽好像去了药修那边了,你去那边瞧瞧。”妄知垫着脚看着台下,乌泱泱的一大片人,被分为四个阵营,每个阵营至少四五百号人。

                            敛之刚要过去,就被妄知拉了住了:“敛之!你看看外院弟子那么多,我们内院的也才三十多个,这少说也得好几百号人吧。”

                            ?#26434;?#36825;个刑法长老倒是说过:“总不能天资不凡的人,一生一个吧!那不是所有人都能修仙了?这外院弟子的?#25163;?#34429;比起我们差些,但比起那些凡人,已经是根骨奇佳了。”

                            “那倒也是!”妄知还想说什么,敛之就跑了。跑了就跑了,妄知正顾着看热闹,也不理会。

                            比武场像是一个直筒,有三层,第一层是外院弟子站的,最为宽阔,容?#19978;?#20004;千余人也绰绰有余,还有十几个石台,是?#38498;?#20182;们比?#26434;?#30340;。第二层是内院弟子和其他人站的,第三层则是最高的一层,是长老们坐的。

                            这场大比,是最公正的,只能靠自己。

                            敛之混到药修那边,一眼就看到了评华,怪?#36824;?#35780;华气质不俗,站在一众药修间,温和如玉,而评华左边站着的就是谷芽了。

                            敛之挤了过去,站在评华的右边:“怎么还没开?#36857;俊?br/>
                            “咦!”评华见敛之来了,却很奇怪:“谷芽不是?#30340;?#26377;事吗?事情办完了?”“倒不是什么大事,想着你们都来了,我怎么能不来呢,我们是好兄弟嘛!”敛之打着哈哈过去,看来谷芽?#35805;?#33258;己要去找慕先生的事情告诉评华。

                            “没想到你这厮还有些人性。”谷芽调笑道,心里还觉得这厮估计是舍不得自己和评华。心里高?#35828;?#19979;?#24187;耄?#30475;见高台山的白衣男子,就不欢喜了。

                            “我以为什么呢?原来如此啊!”说着,手?#39057;?#35780;华后边,使劲的拧了一下敛之的胳膊。敛之吃痛,缩回手:“你干什么?”

                            谷芽没回答,而是眼神示意敛之看向高台。高台上一白衣男子,气质清淡正和是如长老和刑法长老说话呢。

                            敛之一下就猜到了,一下兴师?#39318;锏男?#37117;歇了:“今晚,请你们喝酒!”

                            “这还差不多!”谷芽收回手,得了一顿酒就原谅了。

                            评华看着两人,虽然不知道他们所?#23707;?#20107;,但应该和慕先生有关系,但这里也不是问的好地方。

                            敛之手臂撑着石栏杆,歪着头看着高台上的慕先生。

                            三人不知道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徐长老了掺和进来。不知道刑法说了什么,其他三人都抚须笑了,独独慕先生没什么太大的表情。

                            敛之心里泛起了痴:果然,慕先生就是如此与众不同啊!

                            谷芽?#30007;?#24605;可不在慕先生上,而是放在了后边穿着玄色衣裳的中年男子身上,侧过头问评华:“这是不是妖修道的长老,隐长老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