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迟到被责
                            此时窗外站着一个人,那人自然也是敛之了。他实在是不放心慕先生,所以就过来看看,但听着里面似乎有动静,仗着自己身上贴着隐身符,直接把耳朵贴在窗户上。

                            剑安欺身上前,正打算将人圈在怀里,但突然原本闭着眼睛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古井无波的眼神,?#31508;?#33258;己。

                            剑安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说着就想跑。但慕先生岂会让他如愿,直接一个手势,从食指出来一道白光,直接将人捆住,然后一?#26377;?#23376;。

                            长河就这样感觉自己飞到了半空之中,又狠狠的砸到了地上,扑通一声,内脏都摔错位了,但手脚都动不了。

                            原本窗外的敛之,一听里面有动静,还是很大的动静自己也坐不住了。直?#27704;?#24320;窗户,一脚踏上窗沿,嘴上喊了一句:“慕先……”但突然感觉全身一软,头一重一头往屋里栽去。

                            剑安被捆住了,眼瞧着有人推窗进来,但被屋里的?#30776;┟栽危?#21448;眼瞧着他摔到屋内,还是脸着的地。

                            自己忍不不住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边笑还边说:“啊哈哈哈,这厮比我还蠢,比我还惨!啊哈哈哈!”

                            慕先生也是不知所?#21073;?#36825;人突然来了又突然闯了进来,不知所为何事。但剑安笑得实在肆意,吵的人不舒服。

                            “闭嘴!”

                            随着慕先生闭嘴二字,剑安突然发不了声了,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

                            “你生?#23433;?#26410;有杀孽,此次夺舍选的也是阳寿将尽的,看在你一念仁慈,我也不杀你,你走吧!”

                            慕先生话音?#31456;洌?#21073;安又能说话了,但对于慕先生的话,还是有所怀疑:“你真的放了我?”

                            “嗯!”

                            剑安觉得他看起来不像是言而无信的人:“那我今日承了你的情,他日我修为?#25351;矗?#26377;事我一定相帮。”

                            “不必。”慕先生手一抬,那缚住剑安的绳子就不见了。

                            剑安站了起来,松了松手腕:“这药叫秋风解意,无毒,他睡一觉起来也就好了。话说,慕先生我多嘴问一句,你真的不跟我放荡一晚?很舒服的喔!你要是想在上面,我也愿意!”

                            “放荡?”慕先生显然未明白这放?#27492;?#25351;何事。

                            见他如此,剑安也觉正常,理了理衣襟:“你们这些人啊,个个看起来都是清心寡欲的,但是你们又飞升不了。”

                            边说边往门边去:“这修真之人,长生和潇洒你总该得一个吧?不然有什么乐趣?啧啧。”语气里的不?#36857;?#22909;像说的自己不是修真的一般。

                            人走之后,慕先生再看着摔着的敛之,刚走近两?#21073;?#31383;外的夜风带着敛之身上的酒气往鼻?#27704;?#38075;。

                            慕先生微微皱了皱?#36857;?#21407;?#20928;?#24819;理的突然不想理了,转身出了屋子。

                            等第二天起来时,敛之觉得直接全身像是被罚了挥剑三万?#25105;?#26679;。全身酸痛,但是好像觉得不对劲:“这是哪里?”

                            等看清楚时,才觉得不对:“我怎么到了涧桥西畔这里了?昨天不是和谷?#31185;?#21326;喝酒吗?”他好像真的想不起来什么了。

                            活动活动筋骨,不小心瞥见了外面的天色:“不好!天要凉我,天要凉我!”

                            想着顾不得什么,直接御剑让符修堂去。没曾想还是晚了一?#21073;?#21040;了符修堂,敛之就看到刑法长老黑着一张脸。

                            只好认命般的进了殿内:“刑法长老,弟子自请责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