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枸杞还是朱砂?

                          枸杞还是朱砂?

                            还未入夜匆匆整理好衣裳就到了涧桥西畔,三农见他也是习惯了,但是瞧着今日他这一身装扮倒是奇了怪了:“你一个大男人,怎?#21019;?#20102;大红色呀?”

                            “红色不好看么?”敛之今日穿的是艳红色衣裳,广袖长袍的腰间束着酒红色的腰带,说着张开了双手,在三农面前转了一圈:“这红色不好看?”

                            “好看啊!”三农点了点头,敛之皮肤白穿着红色确?#23707;?#30475;,一身红色和鼻梁上的胭脂痣相映成趣,倒是比平时好看不少。

                            听见三农夸奖,敛之觉得慕先生也定会觉得好看,扬了扬下巴:“那是!”说着便不再理会三农,径?#27604;?#23547;慕先生。

                            小跑到了门前,?#37027;?#25972;理好衣襟袖口,深深呼了口气敛之才敢去见他,双手扒着门框往里瞧:“慕先生?”左右瞧了一眼却没见到人,心里就泛起了嘀咕:这人去哪儿了?

                            敛之摸了摸鼻尖的胭脂痣,本来自己想让他眼前一亮的,这如今去了哪里?正当敛之纠结时,身后突然有了声音。

                            “作甚?”

                            被这一惊,敛之左手臂哐一下撞门上了,还没来得及疼便看清楚来人:“慕先生?你怎么在这儿?”

                            “此处是涧桥西畔。”言下之意就是这是我家,我不在此处该在?#26410;Α?br/>
                            “我以为您出去了。”这手臂撞了一下有些疼,敛之伸手揉了揉,随口问了一句:“慕先生用膳了么?”

                            “叫三农准备。”

                            “我用过了,只是怕慕先生没吃。”说着揉着手臂先走了进去,慕先生跟在身后两人进了屋。

                            这敛之今夜格外殷勤,“我去给慕先生倒杯茶。”“慕先生我给您开?#21834;!薄?#24917;先生我给您?#24515;ァ!?#27809;一刻是闲着的。

                            一身红衣在慕先生面前晃啊晃,他愣是没一点反应,如往常一般眼皮子都不曾抬一下,只是醉心于手中的草药。

                            敛之看着他,心里不快:自己就应?#20040;?#19968;身绿过来,这样他还觉得自己像是草药多看几眼。心里生着闷气,就一人独自坐着。

                            这一整晚都不消停的人突然安静了,慕先生抬头看着坐在一旁垫上的人,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再说什么话却是没有了。

                            敛之心里憋着气,呼一下站了起来:“我累了,歇息了。”

                            慕先生毫无知觉,清清冷冷应了一声:“好。”这一下敛之彻底炸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慕先生面前:“您瞧着我像什?#21254;?#24744;尽管说,不?#24515;?#20877;闻闻。”说着伸出了手臂。

                            慕先生正正经经的上下打量了面前的一身红衣:“枸杞。”

                            这两字,让敛之错愕的看着慕先生,再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你还真不能说他错了,这下黄连自己吃了:“得,您当我什么都没说,我先歇息了。”

                            说着再不理会慕先生,他是真生气了,没再多看他一眼自?#21644;?#20102;衣服就歇下了,其实他也是怕自己再看他一眼就消气了。

                            躺在床?#20384;?#22238;翻滚硬是睡不着了,翻到床沿看着认真的慕先生,心里兀自感慨果然再生他的气,瞧上一眼就都消了。

                            但想起他方才的所作所为,气又不打一处来了,压低了声音故意吟了一声:“慕先生,我难受。”

                            “怎的?”这下慕先生竟然放下手中的事情,走了过来。敛之根?#20037;?#24819;过他会过来,自己就是无病呻吟一下,没想到真把人引了过来。

                            忙又把声音压得更低了:“我肝疼。”“肝疼?”慕先生走了过来,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敛之。

                            敛之忙把手捂住了肚子,装作不舒服的样子:“对,我肝疼,气的!”

                            慕先生并未说什么弯下腰伸出食指在敛之眉?#30007;?#31354;轻轻点了一下,又说了一句:“那是肚子。”

                            敛之觉得自己方才撞伤的左臂不疼了,也知道他看出自己装病,顺手推舟一把拉住慕先生的手腕:“慕先生,太晚了就寝吧。”说着将人往床上一带。

                            慕先生也未反抗,任由自己躺在他的身边。敛之察觉到了,慕先生纵然躺好但是全身僵直,很不习惯的样子,心下叹了口气:果然不能操之过急。

                            两人就这样并排躺着,谁都没有动作,过了许久之后等敛之睡下了,慕先生才起身,走到窗户旁关上了窗户回头看着床上熟睡的敛之,一身红衣映?#30036;?#23376;,只觉得方才自己说错了,不应该是枸杞,应该是朱砂。

                            “枸杞!啊哈哈……”谷芽拍着大腿仰天大笑:“慕先生真是个妙人儿啊!哈哈哈……”

                            “你再笑我把你嘴缝上。”敛之坐在石凳上,撑着头一脸不高兴的看着一旁大笑的人,语气疲惫:“哪天把你嘴笑歪了才好呢。”

                            谷芽转头看着好友一脸郁郁寡欢的样子,刚想安慰来着,但又想起枸杞的事儿,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何事如此欢喜?”评华才走近便闻得谷芽?#30007;?#22768;,也不知是何事让其如此高兴。

                            “评华评华!你来的正好,我正巧没人陪我一起笑呢。”谷芽见他来了,忙两步上前就想去迎他:“我与你说,昨夜……”

                            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敛之从身后一把捂住了嘴:“你敢说我就把你活剁了喂鸟。”

                            “这是怎么了?”评华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被捂住嘴的谷芽,他嘴巴被捂住了但是他眼睛可没闲着,一直挤眉弄眼的,惹得评华也笑了。

                            敛之放开了谷芽,还顺势把手在谷芽的后背上嫌弃的擦了擦,谷芽回头看自己衣服脏没脏,敛之则气鼓鼓的坐回了椅子上,依旧撑着头闷闷不乐的。“是慕先生的事儿?”评华坐到对面的椅子上,敛之抬了抬眼皮,点了点头。

                            谷芽跨坐到椅子上,对着评华说道:“你可不知啊,这厮昨夜一身红色,穿的跟个枸杞似的,去见了慕先生。”说道这里,挑了挑?#36857;?#22823;概意思就明白了。

                            “我倒觉得莫要操之过急才是。”评华此话一出敛之抬起眼皮和谷芽对了一下眼神。谷芽故作敬佩的点了点头,伸出了大拇指:“厉害,神了!”

                            评华向?#21019;?#24935;,见两人这般猜的八九不离十,捋了捋袖子:“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别呀!”谷芽还以为他恼了,忙安慰道:“我也劝过这小子,只是他不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20800;?
                          体彩11选五 江苏11选5的qq群 三分彩票是不是假的 内蒙古十一选五是要更新吗 宁夏11选5电子走势图官网 在微信上怎么买双色球 快乐飞艇是官方彩票吗 nba 6场半全场第14086期 30选5开奖结果今天 第54期绝对一肖两码中特 北京快三线几点 陕西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北京pk10在线 北京快三走势图基本图走势 全年公式规律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