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从中作梗
                            慕先生搓揉的手中的魔气若有所?#36857;骸?#36827;去看看。”说完便转身要入结界里,敛之一愣忙拉住人:“慕先生,不能去,里面有魔气。”

                            “无妨!”慕先生安抚了少年一下,抽回手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结界之中,看着魔气将人吞噬,敛之一下瘫坐在了地上,呆呆盯着那方向:“慕先生。”慕先生或许修为极高,可里头实在险恶,若是出事呢?心一下揪起来了。

                            慕先生走近结界,那些魔气并不能对自己有什?#20174;?#21709;,只有灵力才会与魔气相冲,自己身上的是混沌之力,并非这些俗物能染指的。

                            走进了林子才看清楚,原来这林子是个阵法,统共一百九十七棵树,汇成阵法困住魔气。可?#28909;?#24050;经有了阵法和聚灵阵,为何还要那些修士过来,随便摆个阵法不?#32479;?#20102;吗?

                            心下想着,往魔气最浓郁的地方走去,走了半柱香弯腰走过一处假山,才看到了一处泉眼,泉眼上忽明忽暗漂浮着一块巴掌大玉符,上面刻着铭文,被魔气冲的忽上忽下。

                            走近一看,才看出玉符上有了丝丝裂缝,已经被魔气冲的颜色有些暗淡了,玉符一裂魔气便会翻涌而出,届?#26412;?#19981;是这个结界能困住的了。蓝茶猜的没错,最多十年玉捷符一毁,天下必有浩劫。

                            此时,玉符上突然出现处一道金光,由上至下的灵力注入玉符,玉符龟裂的痕迹好了又被魔气冲刷得裂开,循环反复之下根?#31454;?#26080;?#20040;Α?br/>
                            原来他们这修士以自身修得的灵力,修补玉捷符:“这点灵力。”蝼蚁竟妄图修补天道遗留下来的宝物,无稽之?#28014;?br/>
                            这世界于自己来说无甚意义,?#28909;?#22825;道想灭世,那自己也想掺和,是死是活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他没打算出手正欲转身离开。

                            但想起那孩子,还是伸出右手,摊开手掌,一枝木樨花枝便漂浮于掌心之上,从花枝里抽出一丝白光,伸手打入玉符之中,玉符像是久旱逢?#20107;?#33324;,迫不及待将白光都吸了进去。

                            吸了白光的玉符,身上的龟裂都尽数修复,重新泛起银白的光芒,还硬生生将泉眼的魔气压低了三四尺。

                            结界外的人正施法,突然一股汹涌的灵力反哺而出将全部人都顶飞好远。

                            慕先生蹲下来,捞了一把魔气,看着魔气从指缝中滑走,他心里是奇怪的,刚刚在外面自己?#22836;?#29616;了这魔气之中?#20849;?#30528;天道的洪荒之力所以才想进来瞧瞧,这阵法又是谁人布下的?这玉捷符绝不是这世界的宝物,那为何天道会把玉捷符镇压在此?冥泉在此究竟是何作用呢?

                            这一切,似乎还欠个?#20384;?#30340;解释。

                            但有些事情还得去?#19990;?#33590;,至少得知道这阵法是谁布下的。想着站了起来,甩甩手,转身离开了。

                            敛之瘫坐在地上,死死盯着结界慕先生进去的地方,眼眶红了很久,为何他还不出来?#31185;?#20182;人看着结界内的魔气变得乖顺起来,不那么暴躁时,心里也诧异,但都知道是那位先生的手笔。

                            结界内,有个人影逐渐清晰,敛之起身,推开想要拦住自己的评华,一路跑了过去。

                            慕先生刚出来就看到那孩子朝自己拼了命的跑来,一?#26377;?#23558;身上的魔气清了清。敛之跑过来一把抱住了慕先生,直把人撞得退了小半步。

                            “您再不出来,我就想一起进去了。”

                            慕先生僵直着身子,双手不知往哪里放,但听到那孩子略带哭腔和委屈的声音,还是顺了顺他的后背:“无妨。”胸口的衣衫有些濡湿了。

                            “我知道您修为极高,可是还是担忧,打从心里害怕。”知道是一回事,怕又是一回事。

                            众人瞧着这情景也不知该不该上前,两大掌门和宗主对视之后,蓝茶无奈只好先走了过去。

                            见有人来了,敛之只下来背对着擦了擦眼眶。

                            “多谢慕先生相救。”众人皆上前道谢。

                            ?#23433;?#38750;为了天下及尔等。”慕先生说着微微侧头,眼神飘向了敛之。他原?#20037;?#25171;算修好那玉符,只是想到那孩子颇为眷恋这世间,十年之后自己能带他离开,但按着他?#30007;?#23376;只怕也不?#28014;?br/>
                            蓝茶觉得心里不是什么滋味,但这事儿也不好直说:“不管如何,还是要多谢慕先生救世之恩。”

                            “回吧。”与他们周旋无甚兴趣。“哎!”敛之擦了擦眼睛,忙跟在慕先生身后离开了。

                            崇廿见人要走,忙笑着叫住了:“剑诀长老!”剑诀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笑着的那人,眉头皱着:“何事?崇廿长老。”

                            “我有话,想借一步说。”

                            “我并?#20174;?#24819;与你借一步说的话。”

                            剑诀不按套路说话,崇廿笑容逐渐消失了:“对一个小辈下手,便是你这位长老该做的么?”

                            “什么下手?”剑诀手背着,一脸正直,看着实在是不像是会放暗箭的人,但知人知面不知心不是。

                            “方才的魔气,纵然结界再薄弱有我俩扛着也不应该会泄出,而?#19968;?#26159;两次,若非你捣鬼也出不了这幺蛾子。”

                            “这幺蛾子怎么出的我不知道,但你擅自污蔑我不应是药修所为吧,再者你不也觊觎那位先生吗?保不齐是你想害那孩子,如今来个栽赃嫁祸也未可知啊。”

                            “也??#32972;?#24319;?#25351;?#20102;笑容:“别把我说得和你一样,先是人命再是情?#23567;?#25105;要什么?#21534;?#22374;荡荡去取,岂会做这些小动作。”

                            “这话见仁见智,你污蔑我,我自然也能?#30340;悖?#20320;长了嘴可我也不是哑巴。”

                            崇廿嘴角含笑小声哼了句,想来自己这张嘴在壶辅世家是出了门的利,没曾想如今遇上了对手。

                            冥泉之事已是告一段落,敛之?#19981;?#38498;子打算收拾东西随慕先生回去。刚到屋里,隐长老就来了,身旁还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可爱少年。

                            “见过慕先生,敛之道友。”声音轻轻脆脆的,好听极了像是百灵鸟,不由得让敛之多看了一眼。

                            “今日得见慕先生出手,才知我等与您乃是?#39047;?#20043;别。”隐长老谦逊的话,并未惹得慕先生多看一眼。

                            “今日灵鹊真是开了眼了。”原来这可爱少年是灵?#25285;?#26159;妖修道内院大?#20161;?#20986;的那一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