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震惊!全世界都在和我抢男人 > 夜半相聚
                            好像有人过来了,然后就有一只冰凉的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再是有人自言自语的声音:“好暖,是发烧了吗?”自说自话之后,却跑去把窗户开得更大了。

                            兆文又怕又好奇没敢睡着,就这样顶着夜风吹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就开始流鼻涕了,他连着来了三四晚,每晚都只是开窗户,什么都没做。

                            终于兆文是忍不下去了,入睡之前就吩咐了洪姨今晚别守夜了,自己?#28909;?#30561;吧。

                            然后自己?#19978;?#20043;后,果不其然他又来开窗户了,二月的夜风也?#25250;?#30340;,兆文忍无可忍直接一个掀开了被子:“我都被你冻死了都。”

                            那男子似乎没预料到他没睡,愣了愣突然变得惊恐起来,立马跳到床上蜷成一团掀开了被子躲了进去只?#20923;?#19968;对脚板在外面。

                            兆文看着拱起来的一团,心里诧异这人怎么像个傻子?随即用手拍了拍那一坨:“喂,你到底是谁?”

                            “我的肉不好吃,也不能泡酒。”说着竟开始抖了起来,声音被被子蒙住,听起来有点闷。

                            “什么泡酒?”这人看起来比自己还害怕是怎么回事?

                            “你?#35805;?#25105;抓去泡酒?”只?#21561;?#30007;人的脚板上下动了动,有点可爱。“那你出来,你出来我就?#35805;?#20320;泡酒。”

                            一听这话,男人竟真的乖?#26376;冻?#20102;一个头,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孩子:“你真?#35805;?#25105;抓去泡酒?”

                            那双眼睛在夜里更显耀眼,这样一看就和记忆力的那一双眼睛重合了,随即点了点头“我?#35805;?#20320;泡酒,你快出来。”

                            “哎!”那男子真听话,从被窝里面出来**着?#20185;?#27627;无顾忌的展现在他面前,下半身真好?#24187;?#34987;挡住。

                            “你到底是什么人?”兆文盘腿坐在他对面,仰着头看着他。他摇了摇头:“我不是人,我是妖,是蛇妖。”他太单纯了,以至于不知道对方什么目的,就将自己的秘密和盘托出。

                            “是你救了我吗?在井里?”

                            “你掉下去,我托起来。”说着,双手并拢比了个托起来的动作:“托高高,就不怕。”说着把托的动作举得更高。

                            还真是他救了自己啊!兆?#30007;?#37324;想着,那他就是个好妖怪咯?五岁的孩子哪有那么多世俗想法,只觉得他救了自己就是好人:“多谢你救了我,否则我死在井里他们都不知道。”

                            “不吃我的肉了吗?”男子小心翼翼的问道,看着场面?#19981;?#31293;,一个身长六尺的大男人,竟在一个小娃娃面前小心翼翼,实在奇怪。

                            “不?#38405;?#30340;肉,可是你为什么每晚都来开窗户呢?”

                            小娃娃软糯的声音飘到男子耳朵里十分受用,咧着嘴说:“热了,要吹吹就不热了。”嘴里?#20923;?#20102;两颗毒牙,却吓得兆文往后退了退。

                            察觉不到孩子的害怕,男子伸手去探他的额头:“他们这样,我也这样。”其实男子?#37027;?#36319;在后边,看着这孩子被救了才放心,又?#21561;?#20182;们这样摸了摸额头就觉得有病,那自己也可以啊,殊不知蛇的体温比人要低得多。

                            经过那晚之后,男子每天晚上都会过来,兆文也得知这妖是早就躲在井里了,只是一直怕人没出来而已。

                            每天晚上多了个人说话,兆文也很开心,每天都问男子关于妖的问题,男子看起来是成年了,智力最多不过六岁,涉世未深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比人好多了。

                            床上坐着一个孩子,床边蹲着一个**的男人,很好奇的看着蜡烛,伸手想去触碰却又不敢。

                            兆文已经习惯了,他对有?#38706;?#30340;东西总是很着迷:“你为什?#21561;?#19968;次见我就说别?#38405;?#21834;?”

                            “蜥蜴说,你们抓我去泡酒,抓去吃肉。让我见到你们的时候,说我的肉不好吃,这就不会了。”男子玩得高兴,双手拢住烛光,又放开,反复几次之后自顾自笑开了。

                            经过那么多天的相处,他说话都流利了不少,兆文突然想到了,自己你你你的叫也不好,随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名字?”男子诧异的看着孩子,?#24187;?#30333;名字这两个字的意思。

                            “就是别人叫你的时候用的称呼,你没有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