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重生八零之盛世枭宠 > 第150章 移花接木(求首订)

                          第150章 移花接木(求首订)

                            田老七本来就心焦,听她这么一说,更是急的不行,急吼吼拍了她一巴掌。

                            “你们到底打的什么哑谜,快给我说清楚!”

                            “这事涚来话长,我路上跟你具体说……”

                            柳?#22855;?#30385;着眉头深吸了口气,瞅着满头大汗的田老七迟疑了一下。

                            “从这儿?#28966;眉?#33267;少半个小时,田爷爷你要不歇会儿再过去,我先自己瞅瞅去。”

                            “都这会儿了,你这?#23601;?#23601;先甭操心我这把老骨头了。”

                            田老七拿袖子抹了把满头满脸的汗,见柳?#22855;?#36824;是一脸的担忧和迟疑,幽幽瞪她。

                            “你这孩子还磨叽个什么劲儿,我自己的身?#28216;?#19968;个做大夫的,心里还能没个数,快走,快点儿走,都?#22993;?#25105;这把老骨头走的快,还跟我瞎叨叨个啥劲儿。”

                            瞧着田老七暗戳戳咬牙?#26408;?#22836;,柳?#22855;?#19981;由得嘴角微微一僵,她真心是好意,生怕他都一大把年纪搁大晌午的太阳底下来回奔波,回头可别真给中暑了,可人压根都不领情。

                            心里记挂着她哥这会儿指不定身处怎样的险境呢,柳?#22855;?#20063;没再坚持孤身?#24052;?#21254;忙间柳?#22855;?#20063;没?#39029;?#37266;酣睡正香的杜老,留了张纸条表明她有?#31508;?#22806;出,就急急忙忙出了门。

                            柳?#22855;?#27491;跟田老七说到李建军是如何?#20011;?#21315;辛万苦给柳玉兰传递消息,结果柳玉兰非但不感激还?#21019;?#30456;讥羞辱李建军,倒是彻底把李建军一个二流子给骂醒,俩人彻底反目成仇,今儿个柳玉兰赴的根本就是一场鸿门宴还不自知这茬。

                            结果,才走出巷口没多远,就跟碰上了骑着自行车的石虎。

                            “咦?小、咳、咳、”

                            石虎利落的下车推着,眼瞅身边还有不少人路过,他都叫顺嘴了的小嫂子差点就脱口而出了,得亏他?#20174;?#22815;快,尴尬地呛咳两声。

                            “?#22855;?#21516;志,我正要去找你呢,我去你们村找你,扑了空,还以为你故意放我鸽子呢,刚才遇见牛局,他才?#30340;?#19968;大早就来探望杜老了,害我心里突突老半天,还是快点儿把信交给我吧,我赶紧给你邮出去,免得等老大的电话真的打过来责问,我可就惨了……”

                            柳?#22855;?#30597;着急不可耐的石虎,紧咬着嘴唇苦笑不已,也不等他再催,忙从帆布包里取出两封信递给他。

                            “没写?#25484;?#30340;这个今天发走,另外一封?#25293;?#25601;两天再发,免得我都?#22993;?#20889;好,你又要跑来追着我催……”柳?#22855;?#24515;里算着小九?#29275;?#21487;面色上却是一派平静。

                            “哎呀,那感情好,我记下了,这封我另外放好,后天再?#39318;擼?#23567;、咳,那个?#22855;?#21516;志,那我就先走了……?#31508;?#34382;收好了?#29275;?#20048;颠颠?#26408;?#35201;走人。

                            柳?#22855;?#24537;又给他拦了下来。

                            “诶,你等等,帮我传个口信给牛大局长,我哥在我?#30473;?#21487;能出事了,叫他带自己人过来帮我镇场子,哦,对了,我姑她家在服装厂家属楼一单元303。”

                            “好,我记下了,我这就去找人。?#31508;?#34382;一听说是出事了,哪敢含糊,也没多打听旁?#26408;?#24537;赶着通风报信去。

                            柳?#22855;?#24515;里不放心她哥的处境,想着以她姑的性子,只怕事情没那么好善了,没有公安的人出面,她也许连门都进不去。

                            没?#19978;耄?#36824;真被柳?#22855;?#32473;一语成谶了,等她和田老七气喘吁吁的赶到她?#30473;?#38376;口的时候,拍了老半天的门都人给她开门,原本就心里直突突的柳?#22855;?#36825;下不由得更忐忑了,恨不能?#37266;?#25391;彪那两下一脚给它踹开。

                            田老七抬手拿袖子擦了把脑门上哗哗直流的大汗,眼瞅柳?#22855;?#25293;门都改拿拳头砸了,结果紧闭的大门还是?#35805;?#28857;动静,气都?#22993;?#21912;匀的田老七都不由得替柳大力那个愣小子点蜡。

                            “糟了,这都心虚的连门都不敢开了……”

                            ?#21834;?#26611;?#22855;?#24515;里的那个怄火,虽说有石虎去通知牛启民带人过来救场,可要她就这么搁门口干杵着她也做不到啊,心急如焚的柳?#22855;?#28789;机一动才想要启用天眼先瞅瞅里面的情况,却是不想她砸门砸得手都疼了,?#35805;?#22905;?#30473;?#30340;门给砸开,反倒是身后对门家的门突然咔嚓推了开。

                            柳?#22855;?#21644;田老七忙转身回头,只见一光着膀子只穿了个大裤衩的男人探脑袋出来瞅他俩。

                            “诶,你们干嘛的?#31354;?#36825;?#21019;?#21160;静是敲?#25293;兀?#36824;是想拆门啊?”

                            “呃?抱歉吵到您了,我是来找我姑的,哦,我姑父就是穆国涛,你们是邻居应该认识。”

                            柳?#22855;?#24819;着这栋楼里的应该都是服装厂的职工,穆国涛在厂?#27704;?#32844;位不低,他们都应该熟悉,果然,她一提到穆国涛的名字,那人的脸色变了又变,还跟她昂了昂下巴。

                            “你姑父中午和马厂长在家里喝酒来着,估摸着都喝高了,这会儿应该睡死了,你们要是有事求人,要不就搁外面消停的等会儿,别那?#21019;?#21160;静砸门,知道你们村里人拳头都硬不怕疼,可就你那么砸下去,你手不嫌疼不要紧,那铁门没准都得?#24515;?#32473;砸个豁口出来,小心回头你姑跟你算账要你个小?#23601;放狻?br/>
                            “?#26460;丁?br/>
                            柳?#22855;?#22909;气又好笑的憋了一肚子火气,这都什么人啊,不心疼她个血肉之躯,反倒是那劳什子破铁门是个宝,还要叫她给她姑赔,她赔她个呸!

                            柳?#22855;?#30340;那点儿小心思哪儿能逃得过田老七的眼睛,再她飙火前忙给她拽了住,眼瞅对门的脑袋缩了回去,房门也咔哒咔哒两声上了锁,田老七这才沉下了脸色,扭着鼻?#27704;?#21756;。

                            “都什么东西!”

                            ?#21834;?#24515;里焦灼不安的柳?#22855;?#30250;了瘪嘴,这下她连门都没得砸了,狠狠瞪了眼对门,柳?#22855;?#26263;戳戳的搁心里腹诽,等会儿牛启民来了,她就支使他砸门,她倒是要看看对?#25293;?#20010;眼睛鼻孔全朝天的?#19968;?#25954;不?#39029;?#20154;大局长冷嘲热讽去。

                            心急火燎的柳?#22855;?#31561;不及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忙启用天眼透?#28216;?#37324;的情况,却是不想扫了一圈,屋里只有她姑一家三口呼呼大睡,她居?#24187;?#25214;着她哥,就连柳玉?#24049;?#20052;乐也都没影了,柳?#22855;?#27491;纳闷好似哪里不太对劲儿。

                            身后才关不上不久的那道门突然哐啷?#26412;?#24320;了,刚刚那个一嘴毛短寸头的男人,带着一家老小全慌里慌张连推带挤全冲了出来。

                            “咦?你们这是怎么了?”田老七诧异的瞅着全都一脸惊悚的几人,要不是瞅他们袒露的膀子和大腿上连块皮都没破,田老七都差点以为他们什么致命伤了。

                            ?#21834;?#30528;火了,隔壁马厂家着火了……”

                            “快找人救火……”

                            柳?#22855;?#21548;到动静都没来?#30473;?#25910;敛心神闭合还启用着的天眼,就顺?#25293;?#30007;人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下?#24187;耄?#22905;浑身一个激灵,眼睛都瞪直了。

                            乖乖,这下玩大了!

                            田老七喊了她几次都没回应,差点都还以她刚?#25484;?#24615;忒大给气瘟了,原本?#30239;?#30340;眸子都少一丝光彩黯淡得叫人心里发堵,田老七轻叹了口气,忙使劲拽了她一把。

                            ?#21834;?#36824;愣着干啥,赶快下去,别搁这儿干杵着添乱。”

                            “啊?”

                            柳?#22855;?#27627;无防备,被他猛地一扯,差点没给他拽个趔趄,忙收敛心神闭合天眼,眼神瞬间?#25351;?#20102;往日的神采。

                            “田爷爷,你没听清楚那人说着火的是谁家吗?”

                            ?#21834;?#39532;厂长,怎么了?”田老七话才说出口就呆了一下,“靠!你哥会不会也在里面?”

                            柳?#22855;?#30504;了眨眼睛,她哥虽然不在,可某人在啊。

                            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棒槌居然想到纵火叫人围观这么一茬,都说水火无情,还真是有够心大的,也不怕弄假成真,没准到时候可真就是死得连渣都不剩。

                            柳?#22855;?#40664;不作声的盯着马涛家的房门,脑海中闪过刚刚透过天眼看到?#26408;?#35937;,心里有点方,以她对她姑的了解,她就是宁愿将好吃的喂狗都?#20808;?#19981;会施舍她哥一丁点儿的,今儿个特意委派她姑父强行拐人,这里要说她姑没存啥鬼心?#36857;?#25171;死她都不?#29275;?#21487;到底是眼见为?#25285;?#21018;刚眼瞅马?#25991;?#38409;货居然坐享齐人之福,差点都没闪瞎了她的眼。

                            田老七本想拉柳?#22855;?#36214;紧下楼,可眼瞅她眼巴巴盯着人马家的大门瞧,像是很想给它盯出个洞来,心系柳大力那个愣小子的田老七虽然闻到了越来?#33050;?#30340;呛人的?#28059;叮?#21487;瞧见呼啦啦啦冲了?#20384;?#30340;一帮子壮小伙个个手里都拎了工具,全冲马家那紧闭的房门去了,他也愣愣的瞅着他们?#20040;?#23376;砸,铁棍撬,叮叮当当,气力哐啷三两下就把门铁门给破了开。

                            柳?#22855;?#30524;瞅刚刚对?#25293;?#20010;警告她别砸门,砸门要给人赔的男人拎了把锤子气势汹汹地跑了?#20384;矗?#19968;瞅见他俩居然还搁那儿站着不动,脸一下就黑了。

                            “诶,你们这都干嘛啊,快都闪开,别搁门口挡路,都着火了,还不跑,你们傻啊!”

                            ?#21834;?#33261;小子,嘴巴放干净点儿,老子是大夫,要不是看着有伤病好,谁吃饱了撑的搁这儿呛死个人的楼道里干杵!”

                            田老七刚才是理亏张不开嘴回怼,没?#19978;?#36825;人居然还得理不饶人,比脸黑,比呛人,比说话噎死个人,他还真就没怕过谁。

                            柳?#22855;?#30524;瞅刚刚那嘴巴欠抽的男人,三两句话就给田爷爷的暴脾气点燃了,一句就噎得他脸色变了又变了,愣是再没了下文,柳?#22855;?#19981;禁微微勾了勾嘴角,想也知道这个年代的医疗救护远没后世的时候那么完善,出了火灾这种大事故,身边能有个?#20154;?#25206;伤的大夫,那就是尊救命的活菩萨,谁敢不给他供着。

                            眼瞅都?#20011;?#22909;多人都冲进马家?#28909;?#20102;,柳?#22855;?#30524;睛?#30239;?#28316;一转,忙急吼吼的大喊,“哎呀呀,你们赶紧把我姑?#25913;?#22269;涛家的门也弄开啊,他们一家子可都还在里面呢,可别是叫浓烟给呛昏过去了啊……”

                            柳?#22855;?#28385;心焦灼的大喊,立马见效,?#30473;?#20010;壮?#27627;?#30528;工具就跑了过来,田老七忙闪身给人让地好砸门,这回可是真砸。

                            田老七想想刚刚那男人鄙夷兼?#20004;?#30340;讽刺,说什么铁门被?#22855;?#37027;小?#23601;?#30340;?#19968;?#21487;是要赔的,说的好像就柳?#22855;?#19968;个小?#23601;?#31881;嫩的拳头真能有多大力道似的,还?#19968;担?#19981;过,想来也是天意难违,穆国涛他家金贵的铁门今儿个注定不保。

                            田老七和柳?#22855;?#25165;闪开穆家门前,斜对面马家那边?#20011;?#26377;人被抬了出来,田老七也如他刚刚自己所言忙跑过去第一时间查看伤员情况。

                            柳?#22855;?#21482;一眼就瞅清了第一个被抬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厂长马奎,?#33268;?#25195;了眼光裸的?#20185;?#21644;大腿上东一片一块全的黑指印字,就连脸上都没能幸免于难,想来是有人想确认一下他的鼻息摩挲来摩挲去全把手上的黑?#20063;?#20182;满是潮红的脸上了。

                            柳?#22855;?#27491;想马奎大概真是喝多了脸色才会那么红,陆?#21483;?#32493;又有几人进来出去的,眼瞅着马涛居?#36824;?#30528;单子抱着一人?#24590;怎?#36292;冲了出来,柳?#22855;?#24537;迎了两步。

                            ?#21834;?#25937;她,救她,快就她……?#29997;?#28059;急?#27809;?#37324;慌张语无伦次了都,可他求救归求救,手里的人却是抱得死紧,?#30473;?#20010;人上去连拉带扯,马涛许是被他们给整急眼了,啊啊啊的,冲他们大喊大叫,人也焦灼无措的团团转,可就愣是谁拽不松手。

                            柳?#22855;?#34987;他转来转去?#39057;?#26377;点眼晕,好容易才看到一掀一合的被单下若隐若现的小脸是柳玉兰没错,究?#23396;?#28059;突然跟触电了?#24867;?#20102;两下,就在众人被他突来?#26408;?#21160;吓一跳楞神的时候,马涛居然毫无征兆就放开了手,之前被他抱着还裹得紧的被单忽闪了两下,柳玉兰光裸的肩背简直闪瞎一帮子满脸黑灰的壮汉。

                            柳?#22855;?#25165;要上前,就刚刚还火急火燎上手抢人的几个壮?#21917;?#37117;瞪直了眼睛,似乎瞅见了啥稀罕得不得了宝贝似的全?#28857;?#24867;地呆住了,下?#24187;耄?#35065;着被单的柳玉兰?#20855;?#37325;重摔到了地上,柳?#22855;?#20284;乎听到了柳玉兰吃痛地哼了哼,那声音在吵杂的楼道里几乎微不?#26188;牛?#20197;至于旁人大概谁也都没注意到这茬,可柳?#22855;?#25384;得近,?#39057;?#20063;清楚,柳玉兰眼睛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下,想来刚刚被马?#25991;?#20040;狠狠一摔真的是给她摔疼了,也彻底摔醒了。

                            柳玉兰脑子清醒的那一刻她都只觉?#35868;?#20010;人都快要散架了,浑身上下似乎都在抽疼,耳边乱哄哄的声音太过?#24615;櫻?#20197;至于她愣是没?#20174;?#36807;来她到底这是在哪儿,直到嘴唇突然感觉一凉,紧接着嘴巴就被用力掰了开,一股灼热带着雄性?#21861;?#33945;的气流穿过气管直入胃邸,似曾相识的感觉令柳玉兰脑袋针扎般尖锐一疼,人一下就彻底清醒了过来。

                            猛地睁开眼睛,一张放大的脸近在咫尺,柳玉兰惊声尖叫,抬手霹雳吧啦一通乱打,双手双脚两腿连?#21501;?#36409;,愣是把压在身上的人踹倒在地。

                            被人搀扶着走出来的葛?#38706;?#19968;瞅见宝贝儿子,被人又是扇脸又是踢打还给一脚踹翻在地,葛?#38706;?#21407;?#20928;?#36133;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推开扶着她的人也不管自己走路都还摇摇?#20301;危?#33041;袋晕乎?#35868;?#20010;人都是东倒西歪的,冲过去抬脚就给柳玉兰一通狠踹。

                            “啊,柳玉兰你他妈个贱货,骚蹄子,我打死你,但动老娘宝贝儿子,我打死你个臭不要脸的……”

                            ?#21834;?#21596;呜,救命啊,呜呜,救命啊……”柳玉?#32426;?#21703;大叫,眼泪鼻涕狂飙,本来有点儿脏的小脸跟个花猫似的。

                            许是被踹得来回翻腾还转了两圈,原本看得都惊呆了的柳?#22855;?#34987;柳玉兰给瞅见了,“?#22855;奇?#22909;妹妹救救我,呜呜,救救我……他们是想踢死我,啊……呜呜,求你救救我……”

                            没想到都这种时候了,柳玉兰居然还有脸求她,柳?#22855;?#24515;底闪过一抹悲凉,前世的时候,但凡柳玉兰对她还心存那么一点点的善念,她也不会凄苦悲惨到生不如死。

                            可柳?#22855;?#27605;竟不是柳玉?#36857;?#22905;心中虽然有怨恨但却本性纯?#36857;?#30524;睁睁瞅着柳玉?#24613;?#33883;?#38706;?#25240;磨,她自己心中没有多大的快感,反倒越发的替自己悲哀。

                            眼睛余光扫到马家门口一个孤单瘦弱的身影,呆呆杵在那里也不知道她到底看了多久,柳?#22855;?#37117;不知道该不该同情她,不止是马涛对她跟柳玉兰的差别待遇,更是为了她藏在?#24867;道錟呛?#37117;?#20011;?#27735;湿了的火柴。

                            许是被柳?#22855;?#30340;见死不救给逼急了,痛到小脸煞白的柳玉兰啊的一声惨?#23567;?br/>
                            “住手,住手,你们都他妈赶紧给我住手,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你们都他妈得蹲大牢,你们别他妈以为你们能只手遮天,我早?#20011;?#32473;帝都那?#21501;?#20102;消息,你们的?#36292;?#35809;?#33769;?#24819;得逞,这辈子除非我柳玉兰死了,否则我绝不轻饶你们每一个人……”

                            “哈哈哈,你她奶?#34962;?#35841;呢,老娘又他妈不是给人吓大的,还你一句话,你他奶奶的也就长了副还过都去眼的皮囊,要不是算命的说了你一准生儿子,你他奶奶的连给我儿子提鞋都不配,他奶奶的去你个骚蹄子贱货……”

                            葛?#38706;?#25746;?#20040;?#35816;?#39592;看识?#29702;的本事,柳?#22855;?#21069;世早领教够了,可着大概?#19981;?#26159;柳玉兰第一次跟葛?#38706;?#36825;么得理不饶人没理也得搅三分的无赖泼妇对上,?#21248;?#22905;是没料到她这会儿说什么话都是白费口舌,谁会信她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23601;?#30340;嘴里瞎掰掰的无厘头大话。

                            然而,几乎所有人都对柳玉兰的嚣张之词嗤之以鼻,可却是唯有柳?#22855;?#19968;人清楚的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32469;?#33021;叫柳?#22855;?#36825;么笃定的还是柳玉兰刚刚?#19978;?#22905;的那抹阴毒眼神,前世的时候柳玉兰掩藏?#30473;?#28145;,她直到濒死的那一刻也才见识到她如此阴毒邪恶的?#24187;妗?br/>
                            然而此时?#19997;?#22823;抵是受不了身体和心灵的双重的打击,柳玉兰?#26408;?#31070;世界大概真是崩溃的,否则她也不会流露本性给人瞧。

                            “够了,再踢下去,可真就?#24515;?#32473;她踢死了,你个?#26485;拍?#35201;是活够了,?#24187;?#25269;?#24187;?#35841;也不拦你!”

                            田老七气哼哼的丢下一句,起身站到柳?#22855;?#36523;旁,“你的臭?#23601;罰?#37117;跟你说了要你下楼去,你丫的偏不听,你看吧,好端端杵着都叫人骂你个见死不救,你?#30340;?#26159;不是傻啊……”

                            “我那还不都是为了找我哥。”柳?#22855;?#30475;似小声?#27490;荊?#23454;则是在故意辩解给旁人听,免得日后被?#34892;?#20154;拿了把柄大做文章。

                            就在这短暂的交锋间,他们身后穆家紧闭的房门终于被撬了开,有人急吼吼冲进去查看情况,听到动静的柳?#22855;?#22238;头只瞅见了她姑对面的那个邻居很快黑着脸就退了出来。

                            “丫的,谁他妈吃饱了撑的谎报军情,人家一家三口都搁屋里睡得好好,谁、谁……是你?”

                            柳?#22855;?#35265;他气哼哼地指着她的鼻子,想骂她什么,可憋了半天脸都憋红了,愣是没憋出个屁来。

                            柳?#22855;?#24819;也知道他一定搁骂死她了都,谁叫他刚刚明里?#36947;?#37145;夷她个乡下?#23601;罰?#31895;也不懂礼,才眨眼功夫,他就自己打脸,亲?#38405;们?#26829;给人把门给撬坏了。

                            李东眼瞅那个被人叫?#22855;?#30340;?#23601;?#36319;他擦肩而过,推开坏得透透的房门,如入无人之境就那么径直走了进去,他简直怄极了,没?#19978;?#20182;居然叫一个?#27084;?#26410;干的小?#23601;?#32473;耍了,丫的这口恶气差点没给他噎死。

                            里面到底啥情况,柳?#22855;?#24515;里清楚,这会儿外面都闹哄哄成这样了,她姑和她姑父就算是喝醉了酒也得给他们吵醒了,心里始终存了影的柳?#22855;?#35841;也没理会,兀自在屋?#27704;?#22810;转了两圈,急着找人的柳?#22855;?#21387;根都懒得多瞅床上的仨人两眼。

                            待到在屋?#27704;?#32829;搁了一会儿的柳?#22855;?#20877;出来的时候,马家那场火终究是被人多力量大的工人们给及时扑灭,而姗姗来迟的牛启民见着柳?#22855;?#24179;安无事,匆忙打了声招呼就先带人查看火灾现场。

                            石虎心有余悸的忙凑柳?#22855;?#36319;?#25226;?#20302;了嗓音问,“怎么个情况,怎么还纵火了都?”

                            ?#26114;呛牽?#20320;哪只眼睛看到是纵火了?”

                            柳?#22855;?#22855;怪的眯了他一眼,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23478;?#30340;话?#24867;溉话?#39640;了音调,眼角余光瞄见旁边不远处的乔乐似乎紧张的瑟缩了一下身子,柳?#22855;?#36825;下不由得更加笃定了乔乐心里有鬼。

                            这会儿人多眼杂,柳?#22855;?#20063;急着找乔乐对峙整个清楚明白,反正她哥都不在这里,她姑想?#20204;?#20048;祸祸她哥的?#36292;本?#20840;都是泡影,虽然她?#22993;?#25214;着她哥的人,可她反倒一点儿都不急,索性揪着石虎盘问。

                            “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耽搁这么久,千万别跟我说什么路上堵车。”柳?#22855;?#35686;告的盯着石虎。

                            “咳,不关我的事。?#31508;?#34382;说完?#24535;?#21738;里不对,忙又补充到,“也不关老牛的事。”

                            ?#21834;?#26611;?#22855;?#30524;睛都瞪直了,居然跟她一退六二五,拿她当三岁小孩哄呢?

                            石虎扫了一眼周遭的人,凑柳?#22855;?#32819;边压低了嗓音说。

                            “不巧上边正好来人了,老牛这个刚刚上任?#26408;?#38271;哪?#24515;?#20040;容易脱身,这不好容易把人?#25165;?#32473;从病房拎过去的乔瑞,老牛就忙带人往过赶了,这里到底咋回事?刚刚远远瞅见这边浓烟滚滚,差点没给我们吓死,这不老牛那?#19968;?#23621;然都嫌自行车蹬得慢,跳下?#25285;?#25746;丫子就跑,那速度,简直了……”

                            石虎说着无心,可柳?#22855;?#21548;者有意,她不由得想到她刚刚觉得柳玉兰那歇斯底里的咆哮绝非唬人的,可真要是叫她给?#27427;?#30340;,今儿个这场戏可真是有的热闹了。

                            ?#21834;?#20320;、你堂姐怎么了?我怎么瞧她好像是挨揍了。?#31508;?#34382;刚刚见有人躺在地上还以为被浓烟给呛着了,可这会儿仔细一瞧,却压根不止是烟熏火燎那么回事,那分明就是被人揍惨了,扫了眼周遭各忙个的人们,石虎摸不著头脑,到底谁吃饱了撑的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小姑娘下这么狠的手。

                            “这事你别瞎插手,小心惹一身骚。”柳?#22855;?#22909;心提醒他,见他一点儿都没领会她话里的深意,嘴角微微勾了勾,“你和老牛喝酒怎么样?”

                            “我凑合,老牛深不可测,怎么了??#31508;?#34382;实话实说。

                            “回头酒桌上摸摸底,没准你口?#24515;?#20010;上边来的人可能另有蹊跷,至于具体的你们自己打探,我猜大概与帝都那边有点儿渊源……”

                            柳?#22855;?#34429;然是刻意压低了嗓音说的,可石虎耳力极好,听着却是?#24187;?#32039;张了起来,“能说具体点儿吗?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还是老大那边……”

                            “不是,是我堂姐刚刚说的,我猜她一定是电话或者电报想帝都求救了,你们最好防着点儿……”

                            “要不还是你跟老牛说吧,我嘴笨,老牛急眼了一准揍我……?#31508;?#34382;苦笑着说,见柳?#22855;?#22238;瞪了他一眼,忙咧嘴转移话题,“你哥人呢?”

                            ?#21834;?#25105;也想知道。”柳?#22855;?#30385;着眉头左顾右盼,可混乱的楼道,乱哄哄的现场,哪儿哪儿都是脏乱的?#28216;錚?#21487;她刚?#25484;?#29992;天眼仔仔?#36214;干?#20102;两遍愣是没瞅见她哥的影子,结合她?#30473;?#21355;生间大敞开着的窗户,柳?#22855;?#19981;得不怀疑以他哥和李建军俩人平日里搁村里爬树翻墙的本事,三楼也照样翻。

                            柳?#22855;?#27491;单手托着下巴揣摩她哥到底能猫哪个犄角旮旯里去,突然听到田老七闷闷的声音传来。

                            “?#22855;奇?#24555;过来,出事了……”

                            ?#21834;?#21670;?田爷爷?怎么了?你在哪儿?”柳?#22855;?#19968;听出事俩字就下意识的心口一紧,忙寻声找人。

                            石虎比她感觉和定位更?#36857;?#25320;开混乱无序的人?#28023;?#24102;柳?#22855;?#25380;进了她?#30473;摇?br/>
                            “田爷爷,怎么了?呃,什么情况?”

                            “我刚刚就觉着不对,外面那?#21019;?#21160;静,穆国涛这小子又不是个死人,怎么就半点都没?#20174;Γ?#21487;是被人下了大?#20142;?#30340;?#30776;?#21571;,可能还别的鬼玩意儿,得赶紧送医?#21512;次?#21435;……”

                            田老七边说边忙检查另外俩人的情况,脸色始终紧绷。

                            不等柳?#22855;?#25307;呼,石虎就忙转身找人去了,而柳?#22855;?#22238;头的瞬间瞅见相扶躲了进来的柳玉兰跟乔乐时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是你们?”

                            ?#21834;?#26611;玉兰疼的牙根紧咬,这会儿她是撑着一口气才没昏死过去任人摆?#36857;?#21487;却也再没多余的心力跟人对骂,她全部的指望都在那人身上,她疼到异常清醒的脑子却都?#24187;?#24576;疑她这次真的要完了。

                            田老七忙活着手下的检查却也将柳?#22855;?#38452;沉的脸色看在眼里,冷眼眯了眼瑟缩着身子猫到角落里试图把自己藏起来的俩人,心中大概也就有数了,眼瞅进进出出都是人,田老七冷着脸呵斥。

                            “?#22855;?#20320;个臭?#23601;?#19981;帮忙杵着,等着找骂呢!”

                            ?#21834;?br/>
                            本不想插手的柳?#22855;?#22238;头瞅了眼搁床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仨人,想到卫生间地上斑驳的血迹,她更加急切地想搞清楚他们到底给她哥下了什么下三滥的药,不必田老七再吼她,柳?#22855;?#23601;忙也扑过去帮着检查,只不过却是无视田老七的明示暗示,都没理会她姑和穆秀红俩人,直接冲她姑?#25913;?#22269;涛去了。

                            田老七忍不住皱了皱眉头,?#19978;?#30528;只要她别再去招?#20052;?#35282;那俩,她这会儿就是想揍人出气,他也不拦着。

                            被石虎急吼吼拽过来,牛启民瞧着正给穆国涛把脉查体的柳?#22855;?#19968;脸的菜色,跟石虎对视了一眼,石虎茫然的摇了摇头。

                            ?#21834;?#37027;几个只不过呛了点烟死不了人,送不送医院随你们。”田老七抬手瞅了眼交头接耳的牛启民和石虎,抬了抬下巴跟俩人示意,?#20843;?#24517;须赶紧送医?#21512;次福?#20877;脱下去,真死的要人!”

                            “好,马上?#25165;擰?#30000;老七都这么强调了,牛启民当然也不敢耽搁,忙招呼手下抬人。

                            柳?#22855;?#30385;着眉头目送穆国涛被人跟抬?#20048;?#20284;的搬走,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盯着忙着施针的田老七,牛启民?#26412;?#20107;情不对,忙示意柳?#22855;?#36319;他到一旁说话。

                            “石虎跟我说了点莫名其妙的话,我实在没听明白,小嫂子你到底是想说啥?还是需要我帮你做点啥?”

                            “具体怎么回事,我是真不清楚,你权?#31508;?#25105;的第六感吧,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姑和我姑父还有马厂长他们蓄意谋害,我哥这会儿下落?#24187;鰨?#24471;赶紧找人。”

                            柳?#22855;?#28966;灼的双拳紧?#30504;?#24773;急之下说话的语速都比平时快了不少。

                            牛启民听得出他的不安和紧张,忙安抚到。

                            “小嫂子放心,石虎跟我说明了情况后,我就派人去找了,这会儿人都?#20011;?#25746;出去了,如果你哥就在附近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找着,不过,穆国涛怎么会中毒?石虎不是?#30340;?#20204;?#20384;淳热?#30340;吗,怎么穆国涛反倒成了受害者?”

                            柳?#22855;?#24494;微点头,深吸了口气,缓和了一下紧绷的心绪,远远眯了一眼正被人扶着往外走的柳玉?#36857;?#24515;中影影绰绰闪过一抹古怪,只是听到牛启民接二连三的追问,忙拉回了思绪转脸看向他。

                            “我只能说我姑父他大概算是自作自受,到底怎么回事,还得等他醒了自己交到,刚我给我他把脉确认他不止是?#24187;砸?#32473;放倒了,可能还有致幻或是更强烈的毒剂,田爷爷急着要你先紧着把他往医院送可不是唬人的,他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我实在怕我哥?#19981;嶂心?#20160;么鬼玩意的毒,这会儿人都还不知道怎么样……”

                            明白了她的意?#36857;?#29275;启民的脸色也跟?#25293;?#30475;了起来,瞅见石虎进来,忙跟他招手。

                            “人多眼杂,小嫂子这边你看着点儿,?#19968;?#24471;去隔壁盯着点儿……”

                            “好,放心吧。?#31508;?#34382;当?#24187;?#30333;他话里的深意,也不敢含糊,忙郑重的跟他点头承若。

                            牛启民把人交代给石虎,就忙赶过去查看马奎家那边的情况了,柳?#22855;?#24515;里惦记着她哥,所以他俩到底搁她身边叨咕了点啥,她全没注意听,倒是那?#21501;?#19978;她姑呻吟了一声似乎是要醒了,柳?#22855;?#30524;睛一亮,忙跑了过去。

                            “醒了?”

                            “大概吧,差不多也就再有三两针的事。”

                            田老七忙着注意下针的学位和观察柳巧珍的气色。

                            “你姑的情况没你姑父那么重,不过谁知道他们一家到底下了多少?#30776;?#31096;祸人,居然连自己都不放过,全他妈心大的没边儿了,也怕整过量了回头再把自己个儿给整死!”

                            ?#21834;?#20320;个糟老头子,你他妈闭嘴!”

                            眼瞅她姑昏迷中都愣是被田爷爷给气醒了,柳?#22855;?#19981;禁嘴角微微一勾,“姑,田爷爷好心给你救醒,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还能骂人啊,你瞧秀红姐都还搁边上看?#25293;亍?br/>
                            “柳?#22855;?#20320;、啊,不是,你们、你们是怎么跑我家来的?谁?#24066;?#20320;们进来的……”脑回路终于回转了的柳巧珍一瞅见柳?#22855;?#23601;忍不住莫名头疼,?#21480;?#21990;嗦撑起身子想要搞清楚究竟怎么回事,这也才发现她身上软得一点儿劲儿都没有,突然想到了什么的柳巧珍脸色刷?#26408;?#21464;了。

                            “国?#25991;兀俊?br/>
                            ?#26114;擼?#20320;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好端端的整什么幺蛾子,简直都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拿?#30776;?#24403;?#25346;?#21917;着找死,真他妈全都活腻歪了!”

                            ?#21834;?#20320;把?#20843;?#28165;楚,我、我这是中?#30776;?#20102;?”柳巧珍?#21480;?#21990;嗦回想了老半天也没想起来她明明好端端的磕瓜子,那劳什子?#30776;?#22905;明明是做了记号才端出去的,喝的时候她还特地多瞅了两眼确定没有问题来着,怎么可能混到她自己个儿杯?#27704;?#20102;?

                            “姑姑你到底是怎么中的?#30776;?#26368;想清楚了,等下人公安的同志可是来找你做笔录的,不过这之前,你是不是先跟我说说,你们到底把我哥藏哪儿了?”柳?#22855;?#27668;势汹汹的责问。

                            一听柳?#22855;?#25552;到她哥,柳巧珍马上就回神了,扫了眼看不出端倪的田老七跟柳?#22855;?#20457;人,她心里虽然直打突突,可嘴上却一点儿都不?#25937;酢?br/>
                            “我、我哪儿知道,你哥他一个大活人,腿长他自己个儿身上,我哪儿管得了他,再说了,你们谁都?#22993;?#35828;个清楚你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柳?#22855;?#24189;?#25343;?#30528;她姑那张丑陋的嘴脸,嘴角闪过一抹冷意。

                            “不是你策划的火?#31456;?#23478;好给某人彻底坐实了马家儿?#22791;?#30340;名?#33268;穡俊?br/>
                            ?#21834;?#25918;屁!”柳巧珍脸一下子就黑了,也不顾还软绵绵的身子,撑起了就想扇她俩耳刮子,可到底高估了她的体力,她才撑起了?#25351;?#19968;离开床就倒?#28304;?#19968;头扎了下去,床单被罩上烟熏火燎的怪味一股脑直蹿鼻子,刚刚还不信柳?#22855;?#37027;鬼话的柳巧珍这下脑子轰然炸响。

                            许是柳?#22855;?#21644;田老七的脸色都太过吓人,又听到柳?#22855;?#26080;端的指摘控诉,柳巧珍脑子乱了一时间的说不不出话来,可一直?#21480;?#21990;嗦的穆秀红却是真怕了,哇哇大哭。

                            “不是我们干的,不是我妈干的,我们没有放火,我们才没有放火,柳?#22855;?#20320;不就要找你哥嘛,他就在?#28216;?#38388;,我亲眼看见我爸给他锁进去的,要找人你们自己找去,呜呜……”

                            “你家我们都找遍了,没有!”柳?#22855;?#21738;儿能不清楚她哥压根都没在这里,她启用天眼看过根本就是一目了然的事,人要是在里面,她至于跟她们在这儿耗着?

                            “不可能,钥匙,钥匙就在我爸?#36947;錚?#20320;去找我爸要钥匙,开门一定能找着,还有乔……”穆秀红话都?#22993;?#35828;完,就被人捂住了嘴,呜呜呜的瞪大了眼睛拼命?#36361;?br/>
                            “你是说乔乐吗?乔?#25351;?#34987;人从马涛床上救了出来,?#36335;?#37117;是烂的……”
                          体彩11选五 排球的英语怎么写 吉林快三吉林投注网 六合彩100 快乐十分中五个多少钱 福建快3电子走势图 2019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 新快3计算公式高手 四川快乐12开奖公告 36选7最新开奖8月7 福彩江苏快三是什么 大乐透图表走势图表 新疆风采18选7走势图 2019年叔一波中特图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新浪 世爵娱乐平台网页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