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享誉全球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冤家路窄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冤家路窄

                            诧异与不解,孙万全倒的确没想到对方竟会比自己想象当中的来头还要大,更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董家的人。

                            同是四川省的大家族,而今董长盛竟然跟这里的主人一起给那神秘人甘当门卫?

                            “来,孙老,齐大师请你们进去。”

                            过不多时,正在他思索间,孔祥增又?#28216;?#20869;出来,来到孙万全的身边轻轻低语。

                            迅速收敛心神,现在还不是发问,或者计较这些的时候,摆摆手,示意让儿媳妇推着自己进入。

                            含笑路过董长盛以及刘世昌身边,也只是点点头,勉强也是跟他们打过招呼。

                            “孔老,这就是那位神医?”

                            房间内,急于治好自己双腿的孙万全目光迫切,焦躁不安地四处扫视,却只是看到一个相貌较为清秀的年轻人独自盘坐在床头,顿时疑云丛生,困惑不已。

                            “齐航?”

                            “你怎么会在这里?”

                            “该不会,他就是你们口中所说得那个什么神医?”

                            还未等孔祥增回答,几乎与此同时,便率先响起一男一女的两道惊呼声。

                            “怎么,你们认识?”

                            真是稀奇,孙万全听自己的儿子还有儿媳的口气,似乎认识这个年轻人,而?#19968;?#24456;熟悉?

                            否则的话,又怎么可能会丝毫不带犹豫得一口叫出对方名字?

                            “是啊,爸,还真冤家路窄,我就?#30340;?#23380;老头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们上当了他们的恶当了。”

                            “这小子,他哪里是什么神医啊,分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毕业生,而且他学得是艺术类别,根本不是治死扶伤的医术。”

                            千算万算,不管是孙浩然还是赵瑞,无论如何也绝然想不到那个被他们吹捧上天,以为医术了得,甚至害他们不惜共同商讨阴谋算计的人竟然会是这个小子。

                            “哦?”

                            见他们如此肯定,本就深感好奇的孙万全顿时来了兴趣,没有言语,只是眉头挑动发出一丝疑问,让他们继续说下去。

                            “我是我来说吧,他叫齐航,是我小姑家的孩子,只不过我爸嫌他们家实在太穷,所以才跟他们彻底断绝了关系。”

                            “喂,我说齐航,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骗到我们孙家的头上,真是活得不?#22836;?#20102;,还不快赶紧给我下来!”

                            赵瑞冷笑着松开轮椅把守,然后走到孙万全的侧面扶手膝盖弯下腰来,举止亲昵地亲自向他介绍齐航的真正身份以及来历。

                            “给我住口!”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孙老,我是看在那您的面子上?#20063;?#23558;将齐大师引荐给你们认识的,可是你们……”

                            “嗨,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这位就是齐大师,也是这个世界上,目前唯一所能救?#25991;?#30340;人。”

                            孔祥增师徒互相对望,虽然不清楚这里面具体是怎么回事,但他绝不?#24066;?#26377;人在自己的面前对齐大师如此无礼,态度坚决,立即挺身而出护在他的面?#21834;?br/>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情?”

                            “警告你们,不想治疗就赶紧给我滚蛋!”

                            “以后也不要再踏进这里一步,否则按叛国罪论处。”

                            一前一后,早在门外听到不对劲的董长盛和刘世昌在孔祥增呵斥的同时也立即推门进来,与他站在一起将齐航保护的严严实实。

                            什么?

                            眼前这个年轻的简直不像话的小子,就是自己儿媳妇的表弟?

                            还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更不是学医的?

                            开什么国际玩笑?

                            要么就是我们所有人都被他给骗了,要么就是对方打算合起伙来坑害自己。

                            “孔祥增,我需要你亲口给我一个?#20384;?#30340;解释。”

                            眼神微眯,内心里压?#20013;?#20037;的怒火终于爆发,再也懒得掩饰,干?#21992;浩?#20102;脸与他们对峙起来。

                            阴冷无比,孙万全不相信齐航能有这么高的骗术,要知道在场的无不是位高权重,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上当?

                            “还在?#24066;?#20316;态!”

                            “何必呢?”

                            “我刚才说得已经很清楚了,需要?#20197;?#24403;众重复一遍吗?”

                            “别说我认识他,而?#19968;?#26159;他的亲表姐,哦,是曾经的,就算是不认识你也不能如此糊弄我们?”

                            “我问你,真是如此好心给我们介绍神医?”

                            “他才多大,上得是医科大学吗?”

                            “为了给?#20197;?#29238;治病,我们专程连夜驱车赶到这里,结果就是反而倒打一耙,不仅污蔑还在戏耍我们?”

                            气?#27809;?#36523;颤抖,直打哆嗦的赵瑞回到原位,咬牙切齿,攒着轮椅的把手也是咯咯直响。

                            “哼,想骗我们孙家,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他配吗?”

                            “怎么不说话?”

                            “你们自己是不是也觉得应该找一个像样一点儿的托,以为我们的眼睛都是用来出气的不成?”

                            “还是当我们所有人全都都集体脑子进水了?”

                            “真会想,真敢想,这么拙劣的骗术张口就是一个亿?”

                            “是你傻还是?#30097;擔俊?br/>
                            “哦,我知道了,你们这是想故意害死我?#30422;祝?#22909;让我们孙家陷入混乱,爸,他们太恶毒了。”

                            “姓孔的我告诉你,你忘恩负义,不得好死,除非你现在杀光我们,要不然我们孙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给我等着吧。”

                            糟糕!

                            他们还有后手?

                            细?#25216;?#24656;,站在旁边始终未发一言的孙浩然突然福灵心至地想到此节,随即头皮发麻。

                            “你……”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以己?#28909;耍?#25105;看他们是平时坏事干得太多,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所以才会也把别人都想得跟他们一样吧?

                            孔祥增听到孙浩然和赵瑞夫妻人一唱一和的言语,当即气?#27809;?#36523;哆嗦,口不能言。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自己明明只是想偿还当初的人情罢了,却没想到这个误会?#36739;?#36234;深。

                            扭头看向齐航,无语?#27704;?#30106;,如果不是自己亲自开这个口,如果不是念在自己的情分上,?#23769;?#23601;算是孙家愿意出再多的钱,他也不会轻易答应。

                            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就是这么个道理。

                            随着齐航站起,索性背过身去懒得理会,心中明白,这是彻底拒绝对孙万全进行治疗了。

                            :。:
                          体彩11选五